017

第17集
    陳赫頭疼欲裂,春紅的話在他耳邊不斷迴響。春紅、周八與李昰應共同慶賀命福即將稱王的事情;周八被李昰應封為四品官。暈倒的陳赫終於醒來,英萊對陳赫的「病」焦急萬分。

  英徽向李昰應獻計,決定拉攏景卓。金大鈞攛掇父親盜取玉璽,景卓卻表示此法不妥;為表示自己的忠心,景卓被迫接下盜取玉璽的命令。景卓意外得知左相對自己僅僅作為護主的狗看待,不禁傷心落淚。英徽找到喝悶酒的景卓,並勸說他加盟於自己的隊伍,景卓不屑。通過春紅的指引,陳赫知道自己第二天即將回到未來,然而面對英萊,陳赫生出太多不捨。

  深夜,景卓帶領親信支走大妃娘娘侍從,並來到大妃殿成功盜取玉璽。翌日,命福稱王,眾人拜謁;新王手舉玉璽向眾人展示,左相一黨始覺被騙。受到封官的英徽回到家中,英萊和母親喜極而泣。李昰應與陳赫見面,大讚其能力,陳赫表示自己只能輔助至此。李昰應秘密接見已「倒戈」向自己的景卓,為他大畫朝鮮未來的美麗藍圖。

  陳赫教英萊用手術刀,英萊頻頻失誤,陳赫一反常態的批評了她。景卓找到出來透氣的英萊,面對景卓,英萊充滿愧疚。李昰應鼓勵命福盡早親政,暗指盡快趕垂簾聽政的大妃娘娘下台,此舉引來大妃不滿。李昰應不滿大妃想要外戚專權,於是和英徽密謀,決定盡快除掉大妃一黨。陳赫向英萊提前告別,並勸說英萊少去教堂禱告。

  李校理找到陳赫,希望他為自己的夫人接生;陳赫在提前檢查之時卻發現李夫人胎位不正。李昰應按照自己的意願委任了官員,大妃十分氣憤;李昰應則大講治國之方,迫使大妃讓步。陳赫寫下歷史給李昰應,並再次與他約定決不懲治天主教徒。大妃娘娘與左相聯手欲立新後嗣,同時立下誓約。

  金大鈞意外發現景卓投靠了李昰應,急忙向父親告密。原來,景卓是故意倒戈向李昰應的,他成為了左相放在李昰應一黨的間諜;左相告誡景卓要小心,不要讓李昰應察覺。李夫人難產,陳赫被迫決定在無麻醉條件下為其開刀;李昰應假意前來慰問,實則逼迫李校理轉投靠自己。
018
第18集
    陳赫緊急為李夫人實施剖腹產;室外,李昰應與李校理兩人卻因政見大為爭執。經過眾人急救,李夫人終於順利產下男嬰。李昰應欲讓陳赫說服李校理投靠自己,陳赫不允。許醫員故意為陳赫和英萊製造共處空間,兩人閒聊的很愉快。

  英徽向李昰應獻計,決定審訊李校理以逼其就範,李昰應不敢下此決心。李校理與夫人商議之後,決定投靠李昰應。李昰應與李校理逼大妃下台,大妃嚴厲斥責了他們。左相派景卓盯緊李昰應的動向。陳赫救治了被氣暈的大妃,大妃醒來決定下台。下朝的李昰應和左相針鋒相對。李昰應召見陳赫,陳赫對其施政產生不滿。

  李昰應的夫人找英萊救治受傷的神父。景卓深夜潛入宮中盜出陳赫寫給李昰應的關於歷史演變的書信。英萊請陳赫幫忙救治神父,陳赫欲為其注射盤尼西林,神父拒絕。英萊被迫現出天主教徒身份,終成功救治神父;隨後,陳赫拒絕英萊參與對神父的下一步治療。李昰應不顧左相等人反對,終推動撤廢書院行動。景卓再次研讀陳赫寫的書信,發現陳赫的「預言」果然不錯。周八帶人平息了書院學生的示威。景卓決定幫助左相與李昰應對抗。

  景卓來到內醫院找陳赫,並詢問他的真實身份,陳赫雖沉著應對但發現景卓已知自己真實身份。李昰應等人在春紅處飲酒,陳赫前來找春紅但隨即頭痛暈倒。英萊欲帶神父前往活人署治療,官兵隨後卻抓捕了其他天主教徒。英徽找景卓幫忙放出李昰應的夫人,景卓搪塞不予放人;李昰應被迫下令釋放全部天主教徒。陳赫醒來,向春紅講出自己夢到美娜生命垂危,春紅假意安慰。

  景卓向左相稟報,李昰應釋放了自己天主教徒身份的夫人,左相大悅。左相等人在朝堂就李昰應釋放天主教徒一事發難,英徽等人向李昰應進言欲抓捕所有教徒;得知真相的陳赫為了英萊前來阻止,李昰應不允,與陳赫發生激烈爭執。李昰應向王表示了懲治教徒的決心,官兵遂展開大規模的抓捕。陳赫想前往幫助英萊,無奈頭痛發作並感覺美娜離世。英萊欲帶神父逃離,不幸被捕。  

文章標籤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