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第3集
  由於李江土沒有抓到新娘面具,所以這次局長很生氣,但是局長還是願意再給李江土一次機會,這下木村所長看不願意了,上次說過的如果沒有抓住就視為新娘面具的同黨的,這時局長拿出了一張照片,是木村所長跟死去的法院院長的合影,並且每次新娘面具留下的標記在合影者的衣服上都有,這彷彿是一種什麼標誌,木村所長看到後很驚訝也更加下定了要除掉李江土的決心。

  本來是要派上次刺殺江土的佐佐木再次去刺殺的,但木村這次很擔心會失敗,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木村決定聯繫東京本部的人了。本部正在審問一個十三年前被派去朝鮮殺掉管制人員的人,這位殺手最後由於沒有把李先的家人全部都殺死,被處以死刑,年邁的母親和妻子會有這個所謂的幕後組織氣升會守護,最後此人不但自己切腹,而且還被當場殺頭。

  會長接到木村的電話有些生氣,決定派去餓狼協助抓新娘面具,並指示木村找到李善的後代,因為這肯定跟新娘面具有關,同時還要解決今野局長發現木村跟死去法院院長的關係,但是會長警告木村,今後一個都不能死在新娘面具手裡,萬一有這種事會先殺掉你。原來餓狼是個年輕美貌的女子,會長派她去朝鮮。

  受傷的牡丹一個人跌跌撞撞的走在山林裡,實在太累了就暈倒了。江土又跑去旅館搜索牡丹,但卻什麼也沒有發現,旅館老闆的記賬本上是空的,可以說是一無所獲,江土決定作為懲罰這家旅館將被停業三個月。

  江土剛走,老闆就馬上給牡丹劇團的老闆打電話,告訴他這邊沒事了,對方還不知道牡丹是你們社團的演員,所以不會找上門,自己的能力有限,也只能幫忙到此了,團長再三感謝。演員們都來問團長今晚是否按時演出,團長說當然,由於大家對牡丹的事起了爭執,有個女生一直說牡丹的壞話而遭到大嬸懷疑是告密者,團長要求大家一起出去找牡丹,善花想到了幾個前幾次新娘面具救牡丹後道別的地方。

  被一場大雨淋醒了的牡丹繼續向前奮力走著,這時她到了南山小學,聽到教室裡有音樂的聲音,奇熱劇網想到會不會是俊二呢?進去後發現就是他,俊二看到受傷的牡丹很是慌張驚訝,牡丹說你救救我,俊二馬上帶著牡丹乘車回家。牡丹休息了一會兒好多了,奇熱劇網醒來後喝了點水,俊二知道了江土想利用牡丹抓新娘面具的事,聽到江土的名字很驚訝,牡丹問怎麼了,俊二說他跟江土是朋友,牡丹正要走,看到了門上掛著江土的制服,這時江土正巧回來了,牡丹躲進了衣櫥裡,江土進來馬上換上衣服,正要走時覺得氣氛不對,俊二一直站在衣櫥旁邊,好像有意要隱藏什麼似的,江土決定打開衣櫥,看到的是一個上身裸體的女人背影,江土因為這是俊二找的女人就沒多問的走了真的好險啊!

  伯爵在家裡自己玩的很開心,正要叫老婆一玩,但是老婆打扮的花枝招展說要出門去醫院一趟,因為伯爵最近總是有些胃疼什麼的,沒辦法伯爵只好自己在家玩牌嘍!江土把人都分成幾組進行詢問,其實這樣的抓捕就是為了引出新娘面具,他們已經做好了部署就等著新年面具的出現。傻哥哥跑進警察局探看情況,聽到裡面殘忍的叫喊聲,決定想辦法救出這些無辜的人,小磯看到傻哥哥後把他趕出門,但是江土看著自己的哥哥被趕出去也無動於衷。

  總督部醫院的門口,院長看到求助的朝鮮病人露出不屑的表情不肯救助,伯爵夫人來到這裡回見醫院院長,兩人調情並且無恥的親吻起來,正在這時,新娘面具出現了,他點了一下伯爵夫人的背,夫人暈倒,院長因為受到威脅給警察局打電話,告訴他們放人,否則就拿伯爵夫人還有自己的病,江土接到電話以後馬上帶著士兵前去救援。

  伯爵夫人先被醫院裡的人推了出來,已經受到驚嚇,話都說不清楚了,院長被掉在樓頂,新娘面具拉著院長的繩子,人質都放出了,新娘面具放人,直接從樓頂放下繩子,嚇眾人以為院長從樓上墜樓了,其實有繩子的拉著的,準備逃跑的新娘面具被部署好的射擊手打中退步,江土一直在奮力追趕,他不知道這時候正有另外一個人在暗處對他瞄準要射擊呢!新娘面具彈出彈弓成功扭轉了槍頭,江土擺脫危險,接著新娘面具追趕射擊者把他打暈了,江土卻在背後拿槍出現,他要殺了新娘面具,這時被打暈的射擊者突然起身要刺殺江土,是新娘面具替他擋了一刀,江土很驚訝,他要親手摘掉新娘面具的面具。

04

第4集
  正當李江土要揭開新娘面具的面具的時候,以前李江山爸爸的倖存的手下白建在背後打暈了江土,順利的救走的江山。白建還幫江山療傷,說不如把實情告訴江土把,讓他知道大王陛下是冤枉的去世的,但是善良的江山不想讓江土知道自己就是新娘面具,因為如果知道是自己的哥哥還是要逮捕的,還有媽媽如果知道江土被抓去該怎麼辦啊?

  火車上,報刊社長的兒子看中了一位女士,想要上前套近乎,一個不小心服務生把他的西裝弄髒了,他生氣的罵服務生這件西裝比你的命還貴,但是為了不壞好心情就繼續跟美女聊天,他們一起玩牌,最後男士居然輸的連衣服都不剩了,奇熱劇網只好裸體用桌布擋著,在要下火車的時候,女士把衣服送給了那個服務生,使得這個男的更加生氣了。

  剛出火車站口,那個男的就生氣的跑出來要木村的兒馬上逮捕這個女的,說她在火車上賭博,本來他們是來接一個很重要的人的,不想管,但是因為這個男的爸爸是報刊的社長,如果不管明天就會上頭版頭條,沒辦法只好逮捕了 這個女的以及隨從,進到警察局她一言不發,團長居然私自打開她的行李箱翻看,還以為她是個歌手說要唱兩句給大家聽聽,在不斷的挑釁下,從始至終這個女人都沒有說話。

  這時候木村突然出現下樓上來就刪自己兒子一拳,並且自己馬上謙卑的鞠躬表示歉意,原來她就是氣升會會長的女兒上野小姐,也是上面派來的協助者,上野小姐給了木村一巴掌,還把所長的手踩到受傷。就在要出警察局的時候,上野小姐跟江土擦身而過,她感覺對方氣場很不同。

  牡丹裝扮成男人,悄悄陷入旅館,她想拿回那個匕首,江土感覺到牡丹還會回到這裡,就開車來看看,誰知真的看到手電筒的燈光,立刻興奮起來的江土馬上衝進旅館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排查,牡丹進入浴室拿到匕首,就打算逃出去,但是之前能出去的窗戶已經讓人做了手腳,窗戶只能打開一半,開窗的聲音也使她露出破綻,江土隨即抓獲她,本來想逮捕的,但是當看到匕首的時候,他遲疑了,因為這個匕首是他的,而牡丹耳朵上的標記充分證明牡丹就是兒時的玩伴粉兒。

  十三年前,他們全家逃往滿洲,途中遇到粉兒求助,粉兒的媽媽當時已死,於是在江土的求情下帶上了粉兒,兩人一起吃開紅薯,一起玩,江土從心裡喜歡這個女孩,女孩也漸漸的愛上江土,但是就在馬上要到滿洲地界的時候,刺客出現了,父親和將士都死在了這次突襲中,本來江土是帶著粉兒一起跑的,但為了保住粉兒,江土把自己心愛的匕首給粉兒,自己引開敵人,幸運的江土被哥哥江山所救,而最後出現在他腦海裡的畫面卻是一把利劍正向遠處的粉兒刺去。隨後他和哥哥還有媽媽就過上了逃亡貧困的生活。

  沒想到今晚居然能遇到失散多年的粉兒,而粉兒就是牡丹,是他曾毆打諷刺,抓捕的人,這到底是什麼命運啊!趁著江土在發呆,牡丹跳窗而走。成功逃回來的牡丹讓大家很安慰,現在形勢已經逼迫到大家了,表演團也開不下去了,大家決定進行最後的一搏,帶上面具,一起聯手殺掉李江土。只有一個女人沒有參加而是偷偷聽著,她就是上次報告牡丹住址的人。

  江土找俊二聊天,已經失去理智他問俊二如果你要抓的人是你的初戀會怎麼辦,奇熱.劇網俊二沒有吭聲,江土接著說我會依然去抓她然後抓住新娘面具,我是李江土,面目全非的人,俊二給了江土重重一拳就回家了,其實江土說的都是反話,他只是不能接受這個現實。要抓的人都是自己最愛的人,該怎麼辦。

  江土想回家,但走到家門口又準備不進去了,這時他聽到媽媽的祈禱,希望保佑江土平安,早日回到正軌,活的像個人,江土聽到媽媽的話,心裡很溫暖,他進了哥哥的房間,躺在哥哥身旁,訴說著自己的痛苦,以及小時候自己為了讓哥哥上學所遭受的挨打,希望哥哥一定要活著,江山雖然假裝睡著了,但還是忍不住哭了。

  一到早,哥哥就去集市給弟弟買回來了魚,他知道弟弟喜歡吃魚,媽媽開心的做著魚,江土睡到自然醒,醒來後發現自己在家,哥哥叫自己吃飯,還把魚撥好刺給弟弟吃,媽媽又乘上魚湯,我這可能是最近江土吃的最開心的一次飯了。

  江土吃過飯從家裡出來沒走多遠就被刺客暗算,接著就是看到一群在表演節目的人,全部都帶著面具,在幾經周折之後,江土對要刺殺自己的人開槍了,當他看到匕首後知道是牡丹,隨即揭開面目抱住牡丹,這個牽動他心的女人。

文章標籤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