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集
植兒的父親打造出簡易版點滴用器具,陳赫給英萊示範如何靜脈注射。面對執意要帶走英萊的景卓,陳赫坦誠是自己要求她前來幫忙。李昰應怒斥景卓一番。命福因霍亂加重病危,陳赫知道他就是日後繼位的高宗,命不該絕,採用了大腿的靜脈注射後,身體康復。

英徽和其成員偷偷送來大量援助物資,眾人欣喜,看到戰勝霍亂的曙光。因為連續過度勞累,陳赫感染上霍亂!左相得知英萊在疫區幫忙,感到不滿。英萊按照陳赫的醫囑,為他靜脈注射。倍感失落的景卓借酒消愁,找英徽談論起兒時相處的種種,作為庶出,從小就只能低頭做人,深感壓抑。

得知陳赫病情的春紅前來探望,打算給他換一個更好的環境去治療,遭到了英萊的拒絕和阻止。陳赫病危,英萊對他大腿靜脈注射。昏迷中的陳赫聽到呼喚醒來,度過霍亂之危。

劉御醫向左相提議,燒燬土幕村,以絕後患。景卓激烈反駁未果,為保護英萊,只得請命前往。英萊對此行徑感到痛恨,與景卓的隔閡進一步加深。植兒的母親在大火中為保護植兒離開人世,眾人傷痛之餘,陳赫發覺自己並不能改變歷史原有的軌跡。
 
第6集
霍亂結束後,陳赫繼續留在活人署工作,給醫員講解醫學知識。來此探望的英萊向陳赫打聽美娜的事情。

以無名客身份劫盜的英徽,將大量贓物與周八銷贓交易,被偷偷跟蹤而來的李昰應發現。英徽雖放走了李昰應,但以其性命威脅他禁言。

春紅邀請活人署一行人前來並熱情招待,她請求陳赫為自家的一名妓生桂香看病。陳赫診斷桂香患梅毒,並向春紅和李昰應解釋了病發的原因。因為當時沒有青黴素,所以陳赫判定此病無救。李昰應回想起當年他因幫助桂香擺脫金大鈞非禮,而與她熟識。

陳赫在活人署與許醫員談論當時的治療手段,決定在去妓坊查看病情,英萊執意要同去,陳赫只得答應。妓生因為害怕外界流言,紛紛拒絕檢查。英萊按照陳赫先前的指點,為春紅做了身體檢查。劉御醫勸桂香喝下水銀解脫,被陳赫阻止。

景卓向陳赫鄭重交涉,禁止他再帶英萊外出行醫。陳赫回想起手工提取盤尼西林的事情,嘗試繪製草圖。

桂香被李昰應的肺腑之言所感,說出了自己患梅毒的原因。怒不可遏的李昰應查出了害桂香得梅毒的洋人,與金大鈞有關。陳赫意識到如果此時發明了盤尼西林,將改變歷史正常的行進,決意放棄研製。

為絕後患,與金大鈞串通的劉御醫欲將桂香帶走,豈料李昰應已先前一步把桂香轉移,並要求陳赫照顧。

文章標籤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