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英傑的發佈會舉辦的非常成功,大家聚在東大門開慶功宴。英傑卻莫名地感到失落,安娜問他GG到底是什麼意思,英傑卻不願告訴她。 佳英突然提出去喝酒,她喝醉了才對著在赫吐露心事,原來她還是很在意英傑,在意他的一言一行。在赫聽著心情很煩悶,終於忍不下去了,打斷她的話帶著她離開酒館。 英傑回到新買的公寓裡,他想著今晚發佈會上的情景心中又高興又難過。而此時在赫將佳英安置在自己的床上,守在床邊看著她。 早上在赫和佳英一起出門,剛好在電梯裡碰到英傑,在赫看到英傑立刻變了臉色,但還是帶著佳英進了電梯,此時在赫才知道英傑也搬到這個公寓,在赫也在為這事煩心,他將安娜找來,問她為什麼與英傑合作,安娜說只是幫助朋友而已,說在赫是小題大做,在赫被她的話激怒,安娜提起如果不是他先把佳英牽扯進來那自己也不會和英傑合作。在赫指責安娜自己技不如人,否則他們之間就不會有佳英的存在,並讓安娜主動請辭。 安娜收拾好東西正要離開,在走廊上與佳英相遇,告訴她自己因為想去英英服飾所以被在赫炒掉。晚上風淑跟佳英抱怨安娜在店裡的傲慢,為英傑對安娜的順從不滿。佳英聽著聽著便坐不住了,她跑回東大門,看到自己之前的床鋪已經被收拾掉,心裡很失落。突然她聽到英傑將電話的聲音,不一會兒英傑走出辦公室,一眼看到佳英站在屋子裡很驚訝。佳英客套了一番後,便向他解釋昨晚之所以去在赫家的原因。英傑卻不願與她多談,佳英氣得打他耳光,問他為什麼這樣對自己。英傑直接向她下了逐客令,佳英哭著離開。 她睡不著便一直在等下做衣服,想起之前在美國時與英傑的相依為命,回國後的共同拚搏,她止不住淚流。 但生活還要繼續,安娜與英傑攜手打拼天下,佳英在忙著設計新的產品,各自都忙碌的生活。 助手將大堆資料拿給在赫,向他分析GG與YGM服裝的不同,在赫得知英傑的事業相當成功,更是頭疼。這時鄭父給他打電話,詢問他安娜的事,鄭母卻在一邊絲毫不掩飾對安娜的厭惡,還將佳英扯進來。鄭父轉而問他英傑的事,讓他邀英傑出來吃飯,他認為英傑是天生的商人,值得結交。 晚上,佳英聽著豐淑的抱怨,選著晚上赴約要穿的衣服,選來選去還是穿了英傑給她做的那件生日禮服。在赫看到佳英到來很高興,佳英幫他準備料理,在赫拿出一件圍裙幫她穿好,佳英對在赫的廚藝很好奇,在赫說是在意大利遊玩時順便學的,還藉機邀請她同去旅遊。兩人正在做料理,突然門鈴響了,佳英害怕是在赫媽媽不敢去開門,在赫解釋說媽媽正在香港。她放心地打開門驚訝地發現來人竟然是英傑與安娜,三人在門口面面相覷。在赫走來讓他們進屋,吃飯的時候氣氛格外怪異,在赫一改態度,對兩人格外友好,安娜卻毫不領情,轉而問佳英時尚王的比賽,佳英直言自己並不關心那個比賽。 在赫看到佳英唇上站了醬汁,便體貼的為她抹去,英傑看到很不高興,安娜對此很不屑。在赫繼續詢問英傑公司業務的事,讓英傑很不高興,在赫說兩家公司本就相似,如果允許的話雙方可以合作,英傑卻並不想與在赫合作,直接拒絕了他的建議。在赫說自己爸爸要見英傑,攤牌說要不是爸爸的緣故,自己根本不會請他吃飯。英傑卻不為所動,讓在赫轉告他爸爸,如果想見他,就親自來找,並帶著安娜離開。安娜臨走前還建議在赫不要每次都做這一樣菜,直接諷刺他沒有新意,只會老調重彈。一頓飯不歡而散,在赫看到佳英還坐在身邊感到稍稍安慰,誰知佳英也提出自己是時候離開,很快就剩在赫自己坐在餐桌邊,他想留住佳英卻沒有成功,看著滿桌的食物,無奈苦笑。 佳英失落地走到電梯裡,想起生日的時候英傑為自己做海帶湯的情景,和離開英傑的那個夜晚,心中疼痛難抑。她終於忍不住又重新來到樓上,去按英傑的門鈴。英傑卻不讓她進屋,佳英終於鼓起勇氣說出自己愛英傑。她害怕自己再不說會後悔一輩子,並說自己錯了,想再回去英傑身邊。英傑正在呆愣間,突然安娜從屋裡出來,看到這情景,又退了回去,而佳英也哭著離開,留下英傑在門口發呆。 安娜詢問英傑發生何事,英傑卻什麼也沒說。安娜說起自己跟隨在赫回國只是確定了自己被拋棄的事實,讓英傑答應不會拋棄自己。 鳳淑跟工廠的人說佳英病了,說都是應為安娜勾引英傑,佳英很傷心才變成這樣的,她們說的時候安娜剛好聽到不高興,進到辦公室看英傑在想問題,知道英傑在想佳英該不該回來,就說了一些話 讓英傑在事業和佳英之間做出選著英傑為了事業,只好拒絕了佳英回來。佳音感到失落很是傷心。

文章標籤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