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
柳進行在海外新聞直播前在衛生間的鏡子前進行練習,由於過於緊張把手卡弄到了地上,手卡順序被搞亂了,其中一張卡還被落在了角落裡。直播時,不出意料進行又出現了失誤。這次失誤使得部長很生氣,金秀賢為進行講話,但是部長依舊十分生氣讓進行明天之前交份檢討書上來。父親讓進行明天去相親,是政治圈的名門,不得以進行只能過去相親。第2天,部長決定要把進行開除掉,金秀賢不同意說只失誤了一次不該把他開除。部長生氣的說這不止是一次失誤,已經三次失誤了。相親完後進行和熙正見面,熙正給進行介紹了自己的兒子林時完。基宇在便利店吃拉麵,突然接了個電話就出去了。鄭素敏看見了以為是別人吃剩的就拿著繼續吃了,被回來的基宇看見了....時完在媽媽面前時表現的和進行很親熱,但是媽媽一走就和進行說他配不上他媽媽,要求他和他媽媽分手.....進行進行了最後一次直播,把熙正母子請到了現場,與此同時進行的父親請了相親的女孩與其父親到現場......
 
第2集
在進行的最後一期節目上,柳進行向熙正求婚,而柳父和相親的女孩與其父親都在現場,柳父大怒,現場爆發。
柳父無法接受劉進行的結婚要求,二人矛盾頓時升級,進行因為父親的反對而搬出家,對父親進行施壓。
無處可歸的進行,只好暫時居住在電視台的工作室,本要被節目組辭退的進行,不料因為之前在直播節目中進行求婚導致收視率大漲,而沒有被辭退。
從大學開始就一直暗念進行的金PD因為鬱悶而去喝酒,回家後看到弟弟的筆記本上有關進行求婚事件的評論,都支持進行的婚姻,酒後昏醉的金PD很惱火,用弟弟的ID在網絡上對進行事件表示不支持。
柳父與進行的弟弟(基宇)準備去找進行的女朋友,不料遇到時完,時完表示也反對母親與進行的婚姻。
金PD的弟弟第二天發現自己的ID被別人用過,很生氣,說一定要找出盜用自己ID的人。在樓下咖啡館的金PD和弟弟金京表一同在查找犯人,金PD因而感到很緊張...
鄭素敏在到髒水時不小心倒在了路過的基宇的身上,鄭素敏由於沒有錢付不出洗衣費,決定幫基宇洗衣服來抵洗衣費,於是基宇就光著身子穿著圍裙在咖啡廳喝咖啡。在洗手間洗衣服的素敏接到打工店舖大媽的電話,馬上趕忘了回去,而把基宇的事情玩得一乾二淨,回到店裡的素敏由於長時間私自外出而被辭退。
住在電視台的進行,由於自身潔癖而無法容忍不能洗澡,於是回家洗澡,不料被柳父逮到...
在進行的結婚典禮這天,柳父沒有到現場,在婚禮現場新娘一直沒到,最後接到電話得知新娘發生了車禍.....
 
第3集
由於時完的母親在去婚禮的途中,突發交通事故而逝。劇情就一轉就到了三個月後。
基宇考上了電視台的PD工作,和劉進行分在了同一個節目組。基宇還是一如既往的在劇中喝牛奶,柳父則一直在喝補藥。基宇入職時由於進行在節目組中的表現而被金部長不斷調侃,金部長也表現出易轉變的的性格,當抓住基宇的手臂時感到基宇有肌肉經常健身,馬上露出了邪惡的表情。
金作家的包還真是萬能包,隨時都能掏出想要的東西。
本集中不斷的在宣傳MBC各檔綜藝節目和電視劇(我麼結婚了、黃金漁場(市場)、月亮擁抱太陽、BORORO),劇中我結被說為「我們曾經結婚了」來調侃劉進行,劉後來到外面痛哭。
由於母親逝世,而無家可歸的時完,偽裝為大學生住在澡堂(在澡堂的電視上還專門宣傳了時完在「月亮擁抱太陽」中許炎的鏡頭),而在澡堂打工的素敏也以為時完是大學生。
「時事女王」節目要改變準備要改編,拍個預告片,基宇提出很多的意見,金部長和大家都覺得很好,但是夏石鎮(節目男主持人)卻不斷的反對基宇的意見。石鎮對節目有自己的三個原則「年輕的節目、健康的節目、站在弱勢群體一邊的節目」,於是基宇為了迎合石鎮的原則想出了很多的主意。
後來基宇如期在滿足石鎮的三個原則下拍好了預告片。
在去採訪的路上進行碰巧看到了進入澡堂的時完,不料素敏知道了時完是高中生的事。後來素敏以為進行是取締班的人叫時完藏起來,兩人卻不小心摔倒在海洋球中,而被進行發現。
進行想要幫助時完卻被拒絕,後來進行在素敏的幫助下騙進冷藏室中,進行想要時完到他家住,時完拒絕不慎推了進行一下,進行的臉被凍在了冷氣管道上。
樓下的咖啡館準備招收打工的人,sam店長在寫海報,由於京彪和朋友(肉店的女兒)的無知而被咖啡館部長(柳父)責備。
 
第4集
第2天,進行又過來找時完,希望他能和他一起生活。時完想到了之前素敏和媽媽對自己說的話,在怎麼樣也要靠吃飯生活啊。終於時完同意住進劉進行的家。
素敏到了基宇父親的咖啡館工作,剛好碰到了基宇。素敏怕因為之前沒付洗衣費而被他炒魷魚,所以拜託sam裝作不認識她。雖然sam口頭上答應素敏不說,但卻出賣了她告訴了基宇。基宇覺得很好玩決定捉弄一下素敏.....
時完背著行李來到了進行家,進行準備了豐盛的菜餚來招待時完,突然進行的爸爸因為出差取消突然回來了,進行急忙把時完藏進了臥室,爸爸看到進行準備的飯菜和進行藏在房間床上的人,以為進行不願意相親是帶了個女人回來,所以很高興想見一下他,進行極力阻止,但最後爸爸還是看見了時完,並且十分生氣.....
 
第5集
進行勸說父親能同意他收養時完,但是父親堅決不同意,要進行要收養的話自己出去住。基宇則依然在一旁喝著牛奶,調侃父親的腿短。
進行把時完暫時安置在金PD家,等自己完全說服父親後再去接他回來(進行攻略45%——95%——100%,分為三階段)。進行帶著時完來到金PD家。京表對時完說要是轉學後有什麼事。只要說他的名字就沒事了,可惜一下子就在時完的話下犯二了。
基宇在機房編輯節目,金PD由於進行和時完的事情感覺很亂就出來工作了,於是說要幫基宇編輯節目,沒想到熬了一夜才做完。第二天金PD才知道有總結典禮,金PD由於沒有帶禮服只好穿上別人送來的禮服,可是由於禮服太暴露,金PD只好僵硬這身體參加典禮。
典禮後大家參加了聚會,金作家把外套借給了金PD,於是金PD放鬆了很多,後來喝高了,金PD邊唱歌邊跳舞,不料完全走光了,另在場的人十分尷尬。
進行準備跪在父親門口勸說父親,基宇說自己有方法勸說父親同一,但要10萬(第二階段時漲價為20萬),進行沒同意。於是進行跪在了父親房間門口,父親則使用進行有「潔癖」的特點降服進行。最終進行還是沒能抵擋住父親對進行的「潔癖」大戰,這是基宇說只要買他的點子父親肯定能答應,但是要50萬,進行無奈只好答應了。
於是基宇借助父親要從政的野心,打電話給報社,說父親收養了與自己沒任何血緣關係的孤兒,並把它當作親孫子一樣,由於能對自己從政有好處,父親只好被迫答應了,還接受了報社記者的採訪。
終於來到進行家的時完被進行的父親一直刁難,進行感到很對不起時完,時完為了能生活下去,(看著母親的照片)忍住了。
 
第6集
自從被迫接受時完在家中住的柳父很不甘心,一直和時完較勁。這時進行要父親把之前的10萬塊還給自己,然後給時完當零用錢,柳父直接從口袋掏出來,進行直接給了時完,不料時完卻拿到了一張100萬的,時完想把錢還給進行,進行沒聽解釋就拒絕了,要進行當零用錢花。
從京表那裡聽到時完在進行家只住到高三畢業為止,對進行又燃起了熱情。
由於之前在聚餐上「腋毛」沒刮乾淨的事情被眾同事調侃,感到很鬱悶。
路上素敏看到一個小孩子因為氣球被掛到書上很傷心,於是素敏爬樹幫他把氣球拿了下來,正好被路過的基宇看到了。素敏想請基宇喝酒,對之前衣服的事情表示抱歉。
此時進行接到父親的電話,說自己丟了100萬,是被時完偷走的,並搜了他的房間,不料被進行無意中找到了時完藏在書中的錢。
找到錢的進行也以為是時完偷的,並允諾父親明天為止,讓時完自己意識到錯誤。進行從京表那裡學到有「心與心」的方法來勸說時完承認錯誤,不料進行的勸說完全被時完誤解。時完以為進行是對自己好,於是他準備有這些錢給進行買了些禮物,不料在放禮物時被進行看到,進行很生氣,罵了時完,時完很迷茫,正在這是柳父意識到原來是自己的錯誤,進行得知後很懊悔,希望時完能原諒他。
回到咖啡館之後,素敏把請基宇喝酒的事情告訴了sam店長。並準備了三萬塊,但sam騙素敏三萬根本不夠,並偷偷打電話告訴基宇,對素敏開下玩笑。
素敏請基宇吃飯,基宇還是點了牛奶,還一直點東西,完全超出了素敏三萬塊的預算,素敏無奈等基宇走後,想以洗盤子、打工來抵飯錢,卻被告知基宇已經付了錢。為了不浪費食物,素敏把剩下的酒都喝了,結果喝高了,誤把基宇當作樹並爬到他身上發酒瘋。
 
第7集
為了不讓人知道,素敏每天最後一個留在咖啡館,這時碰到了基宇,由於上次喝酒耍酒瘋,素敏覺得很對不起基宇,於是向他道歉。素敏一個人留在咖啡店裡,晚上為了省錢就住在店裡,不料被回來的三長看到了,素敏希望三長不要告訴社長,否則自己會被開除,於是素敏決定幫三長找相親的對象,希望三長來幫他保密。
於是三長提出了幾點要求:170mm以上,45kg以上不行,卷髮不行、鼻子做過手術不行,腿和腰要很美、要有錢。
柳父一直為難時完,於是時完決定到店裡幫忙。
石鎮批評直播時老是出事故,基宇很不開心,叫哥哥有時候也欺負一下石鎮。在拍外景的基宇對石鎮一直不斷進行cut/cue,石鎮很不開心,差點吵起來。進行從金作家那裡得知,以為基宇是為了自己報復石鎮。
節目組在飯店聚餐,基宇希望石鎮今天的拍攝能從新做,兩個差點吵起來了,於是有點很醉的進行把基宇拉了出去,希望基宇不要因為自己和石鎮爭吵,並把自己剛買的皮帶給了他。
石鎮來到停車場記下了基宇侮辱自己的次數。最終在節目組眾人的說服下,基宇和石鎮和解了。
由於喝醉了,進行就待在店外,大家都以為進行自己回家了,第二天進行醒來才發現自己竟然睡在馬路上。
來到片場的進行對基宇沒把自己帶回去很生氣,拍攝時候基宇也對進行的主持很不滿意,一直cut,進行很生氣,把基宇拉到一邊,終於知道基宇和石鎮的事情不是為了自己,並奪回送給基宇的皮帶。
店裡的人知道時完是社長的孫子,並要來店裡幫忙,素敏跟三長說自己跟時完關係很親。社長帶時完來店裡,素敏對時完打招呼,時完很冷漠的回答,素敏感到很不開心,於是私下時完告訴素敏自己對他冷淡是因為爺爺也不喜歡自己,不想連累到素敏。三長為了吹捧時完,叫他「少爺」,並把事情都給素敏做,並得知三長知道素敏的秘密。
素敏在到處為三長找相親的對象的事情告訴了時完,,時完打電話用釜山口音騙三長,自己是素敏的哥哥,希望不要在欺負素敏了。並用釜山口音逗素敏。
 
第8集
京表由於私自接高利貸買遊戲機被姐姐金PD罵,並準備把他送回在夏威夷的父母那裡。
由於時完的幫忙,三長沒有再找素敏幫他找相親的人,時完又用釜山話來逗素敏,不料被三長聽到了,於是三長把素敏私自住在店裡的事情告訴了社長,社長要求素敏搬出去,否則將會被開除。
節目組開會中,金PD和基宇決定下次的健康節目中要石鎮吃生蒜,石鎮由於不能吃生蒜斷然拒絕了,(進行由於老是出錯誤,被送去重新學習了)。基宇對於石鎮不吃生蒜感到很奇怪,並想起了以前自己學校裡的一個很搓的大暴牙同學夏水道(其實就是石鎮),跟石鎮一樣也姓夏,但是他由於過敏不能吃生蒜,經常被同學捉弄。基宇把石鎮和水道放在一起比較,並一直捉弄石鎮,石鎮非常生氣。
石鎮由於之前因為被基宇捉弄誤食了生蒜,而導致拉肚子,後又被基宇絆倒,而在教室里拉*。於是後來石鎮忘掉以前的事情,並改了名字。
石鎮想起第一次見到基宇,想起以前的事情,就非常討厭基宇,又躲到車裡寫基宇侮辱自己的次數了。
金PD、三長、基宇等人在咖啡館給京彪送行,喜歡京彪的女同學一直給京表送肉。由於京表要去夏威夷,金PD正懊惱以後沒人幫自己跑腿了,這是時完和素敏正好要去找房子,於是基宇提議讓素敏和金PD一起住,後來金PD答應了。
來到金PD家的素敏,第一次住進首爾人的家裡,一切都覺得很新鮮。這時京表給素敏和姐姐一起生活的規則。
由於進行去學習了,金PD十分想念進行,正在這是京表由於在夏威夷闖禍被父母趕了回來,於是金PD希望素敏能夠搬出去,素敏只好收拾行李準備離開,正要離開的素敏和金PD剛走到門口,碰巧遇見剛回來的進行,金PD把素敏在自己家住的事告訴了進行,進行很支持金PD怎麼做,無奈為了進行金PD又讓素敏在自己家住了下來。
石鎮一直強調自己不吃生蒜,基宇卻一定要石鎮吃,並又把石鎮和水道比較起來,石鎮十分生氣,自己在車中用其他東西雕了一個蒜瓣,在直播時,趁人不注意把假蒜放入生蒜中,順利完成了吃生蒜的任務。
 
第9集
來電視台錄節目的算命道士(樸明秀 飾)對金PD說她的臉看起來有些不好的徵兆,有事情的話就打電話給他。一旁的基宇則又在調侃秀賢(金PD)。
店裡三長和京彪在為進行的直播節目是否會出事故而打賭押注,正好時完因為即將要考試,買參考書而缺錢,於是押了5000元(約人民幣27.6元)不失誤,理所當然是肯定會失誤的。
秀賢和時完打電話沒有及時掛掉,基宇聽到了秀賢和石鎮的對話。石鎮要秀賢對基宇注意一下,秀賢也注意到自己已經無緣無故幫基宇做了四次的節目編輯,於是秀賢想嚇唬基宇一下。
進行也因為老是出節目事故而被父親指責,進行道出自己是由於直播當天只要掉東西就會出直播事故。時完看到由於進行的失誤而失去了5000元而不開心,不理進行。
秀賢和基宇在電視台因為一些事情指責了基宇,基宇很不開心,於是想起了道士說秀賢要是倒霉的話給他打電話,正巧秀賢的手機落在了會議室,於是基宇把秀賢手機中道士的號碼換成了自己的號碼。
社長要回老家聚會,叫時完去銀行幫他交稅,這是三長又要準備進行直播事故的押注了,時完表示不參加。
為了惡搞秀賢和石鎮,基宇當著秀賢和金作家的面,說電視台在傳秀賢和金作家的熱戀關係,秀賢很生氣,金作家則很開心。於是基宇慫恿秀賢給道士打電話。接到電話的基宇模仿道士的聲音,為了讓秀賢更相信自己,說自己身邊有個男人會讓自己倒霉,只要拔他的30根頭髮燒了就會沒事,並能和他在一起,但是秀賢想到的是進行,基宇則是希望秀賢報復石鎮,但是秀賢並不買賬。
去銀行交稅的時完路過書店,竟然書和時完在對話,希望時完把書買回去,於是擋不住誘惑的時完從稅款中拿出10000元來押注,賭進行會失誤,京彪和肉店的女孩都因為時完的天才智力和跟著他押注。
基宇又慫恿秀賢給道士打電話,說基宇會從後面摔倒摔到鼻子,於是基宇馬上配合秀賢演了一出。後來秀賢相信了道士的話,在直播結束後,趁進行不注意狂抓進行的頭髮,拔了一大把...
進行和時完在吃飯,進行說今天為止什麼東西都還沒掉,應該不會再出事故了,時完很擔心又會失錢,於是趁進行不注意在水杯上塗了油,進行在拿水杯時不慎把貝子摔倒地上,時完覺得對進行很不好意思,但是為了買書的錢又沒辦法,果真在直播時進行還是出了事故,贏了錢的時完十分開心。
 
第10集
由於基宇的惡作劇,秀賢抓了進行的頭髮,還被基宇知道了秀賢喜歡進行的事情。後來基宇把自己假裝道士的事情告訴了基宇,卻因被知道喜歡進行前輩而語無倫次,稀里糊塗的把基宇混了過去,並希望基宇不要把事情告訴其他人。
進行由於被秀賢扯頭髮,害怕事情被傳開,於是決定忘記此時。第二天,秀賢來到化妝間向進行道歉,進行怕事情被傳開,沒有多提,說已經忘記了,當作沒發生過。
節目組部長和石鎮因為金PD的事情非常生氣,並準備和秀賢進行談判,此時金作家又在淘東西了—.—!部長和秀賢在大廳裡談判,兩人差點吵了起來,秀賢以為是進行把事情告訴部長他們的。
進行被秀賢抓頭髮的事情被父親知道了,父親很生氣,找秀賢理論,秀賢覺得很抱歉,以為說好忘記的進行此時又跟父親說了,很鬱悶。進行因為父親又提這件事很生氣,跑了出去,秀賢跟出去,並叫進行扯她的頭發來抵消,不料頭髮纏在了進行的衣服上,不料被三長、基宇和素敏看到,以為是進行在欺負秀賢,進行十分生氣,並說兩人展示不要見面。
回家路上秀賢接到京表班主任的電話,京表由於逃課被秀賢K了一頓,此時從圖書館回來的時完路過,秀賢拜託時完幫忙上學時帶一下京表,時完答應了,此處兩人充滿了基情。放學後京表和肉店的女兒在公園,京表的朋友叫他去網吧,趕來的時完抓住金錶的臉,叫他跟他走路,此處基情升級。
由於受秀賢的囑托,時完準備和京表一起去上學,不料京表不理時完,並說時完太女孩子氣,叫他「林時完女士」。路上金錶碰到肉店的女兒,此時時完趕了上來,用力抓住京表的手,叫他和他一起走。
在店裡吃麵的京表因為時完的事情感到很不知所措,問了三長是怎麼回事(看到一個人會發光),三長告訴他是「喜歡」,正在這是時完來叫京表去學院(其實就是補習班,貌似韓國學生很喜歡上補習班<私立的>的說),京表鬱悶的衝了出去。路上時完和京表爭執了起來,此時一輛摩托車衝了過來,於是時完拉著京表衝到旁邊的草地上,此時全劇基情爆發,同時被路過的肉店的女兒看到了,頓時對時完萌生傾慕之心。
回到家的京表和秀賢對各自的事情以第三人稱相互說明,並請求幫助。於是京表決定向肉店的女兒告白,不料此時一旁邊的肉店的女兒因為之前的三次基情,對時完傾生愛慕,並向時完告白,當然同時給了他肉。同時京表也向她告白,卻直接被無視。
此時秀賢決定把和進行的事情處理清楚,約進行到公園把之前的事情說清楚,並向進行告白,不料由於基宇從中作梗,使秀賢和進行之間的問題更加複雜。

文章標籤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