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
道美索是一個活波可愛、樂於助人的女孩,她和高錫彬是同一所學校高三的學生。學校給在全國論述大賽中取得優秀獎的同學發獎狀這天,媽媽千叮嚀萬囑咐可美索還是遲到了,為祝賀美索得獎錫彬送給她一個鑰匙扣,美索喜出望外。美索的媽媽和錫彬的媽媽是高中同學,兩人總是為孩子的學習暗中較勁。在送美索去補習班的路上媽媽也不忘教導美索努力學習,美索自信的說自己一定會和錫彬考上同一所大學。錫彬全家一直借住在大伯母家裡,善雅(錫彬的大伯母)對他們一家很照顧,但是她一直沒有孩子,想要去領養,她很羨慕靜子有兒有女,靜子也為有錫彬這樣學習好的兒子感到驕傲。靜子竭力巴結大嫂一家,錫彬看見媽媽蹲下身為善雅的母親擦鞋很生氣,質問母親難道沒有自尊心嗎,他不喜歡這樣的媽媽,不喜歡在這個家生活。靜子告訴他要為自己著想就要好好學習,她望著兒子的背影很無奈。李宇東(小龍)是個運動神經發達、性格開朗的大學生,他是秀彬(錫彬妹妹)的家教老師,宇東生日這天秀彬給他開了個生日派對,正巧被善雅遇到。臨走時善雅讓宇東搭自己的車到公交車站,善雅望著宇東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孩子,『如果那個孩子沒死應該跟宇東一樣大了吧』,她這樣想著不能自已。宇東沒想到女朋友會在生日這天跟自己提出分手,回到家裡,家人為他準備了豐盛的晚餐慶祝他的生日,沖淡了他心裡的不快。美索最近總是提不起精神,經常犯困,但是食慾卻出奇的好。學校裡爆出一條大新聞,有個叫宋美珠的同學在廁所裡生孩子被發現了。美索聽了覺得自己好像哪裡不對勁,她急忙跑回教室,拿出筆記本推算出這個月的月經還沒有來。她驚慌的想起有一個下雨天的晚上,錫彬淋著大雨到她家來找她,對她哭訴家庭和學校帶給他的壓力,美索平時就對他很有好感,她很細心的照顧著錫彬,兩人在很曖昧的情況下發生了關係。美索想到這裡差點尖叫出來,她定下心來安慰自己,不要胡思亂想。美索來到補習班門口,望著錫彬怎麼也沒有勇氣走進教室。她無精打采的回到家裡,媽媽追問了幾句她就大發脾氣,媽媽怕影響她學習只好忍住。美索在網上查看到懷孕的症狀完全跟自己的反應一樣,心煩意亂的吃不下飯。她偷偷到藥店買來驗孕棒,當她看見驗孕棒上面顯示懷孕時,頓時驚呆。

第2集
美索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她又去藥店買了個驗孕棒重新驗了一次,結果還是一樣,她害怕的失聲痛哭。善雅一直思念著自己夭折的孩子,自從見了小龍後更加難以釋懷,她總覺得自己的孩子還活著,她被這種痛苦折磨的寢食難安,姜汝思(善雅的母親)不忍心見她這樣,剛想說出事情的真相,卻被高鎮國(錫彬大伯)打斷,他安撫善雅盡快領養一個孩子。小龍約何娜見面,想問清楚分手的原因,被何娜拒絕,他用打籃球來發洩內心的苦悶。思蘿晶(小龍的奶奶)想向兒媳恩熙借錢,恩熙覺得她很過分,每次貸款都是自己給她還,她警告老公不許再借錢給婆婆。美索想找錫彬想辦法,她手裡握著驗孕棒問錫彬對自己的看法,錫彬覺得現在不是該說這個的時候,美索最終還是沒能說出口,一個人在家裡對著驗孕棒發愁。錫彬家每週都要和大伯母家聚在一起吃頓早飯,善雅很慇勤的為錫彬夾菜,姜汝思看在眼裡這樣心裡很不是滋味。美索早上飯也沒吃無精打采的去上學,媽媽還以為她壓力大沒考好。美索上課開始溜號,下了課一個人坐在操場上,見了錫彬轉身走開。姜汝思一直在找當年抱走善雅孩子的人,她在家裡打電話無意間被善雅聽見,追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姜汝思只得說出實情。原來善雅的孩子並沒有死,是被姜汝思扔到了孤兒院的門口,被孤兒院收養了。善雅找到孤兒院,孤兒院的人說孩子生病住進了醫院,在醫院裡被人直接領養沒有記錄,當時的院長也已經去世,孩子找不到了。善雅聽到這個消息悲痛欲絕,在回來的路上出了車禍遇難身亡。錫彬感覺到了美索的變化,可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美索一個人在江邊坐著想心事,晚上回家的路上被流氓圍追,正巧被出來喝酒的小龍遇見,他打跑流氓救下美索,美索驚慌之下將筆記本遺落在了地上。靜子聽聞善雅去世很悲傷,她聽到公司裡的人在議論,姜汝思會長家裡已經沒有繼承人,那麼錫彬就有可能繼承下這筆遺產。於是她讓錫彬在會長奶奶和大爺面前好好表現,並暗示他要守好自己的位置。美索放學回到家裡,媽媽跟她提起美珠的事情,警告她不許跟美珠來往,美索試探性的問媽媽,如果自己和美珠一樣該怎麼辦,媽媽的反應很大,嚇的她什麼都沒敢說。美索穿上媽媽的衣服,還化了妝,想到醫院看醫生,可是她沒有勇氣最終還是逃了出來。她坐在路邊的椅子上,感覺肚子裡好像有東西在動,嚇得她哭著去找錫彬,說出自己懷孕的事情。

第3集
錫彬難以接受美索懷孕的事實,他感到很茫然,他讓美索先回去,自己要好好想一想。錫彬沒去補習班上課,補習班的老師給靜子打電話,靜子很著急。錫彬很晚才回家,靜子追問他去了哪裡,並說自己看見他跟美索在一起,錫彬說自己去了自習室。靜子讓錫彬先去看看姜汝思奶奶,還告訴他說以後這個家要靠他來支撐,他會成為重要的人,錫彬來安慰姜汝思奶奶這讓她很感動。思蘿晶還在為借錢的事生氣,她想用自己的衣服、首飾抵押讓恩熙給貸款,恩熙看到裘皮大衣想起往事,兩人又吵了起來,小龍勸母親跟奶奶好好相處,還說自己以後會賺很多錢來孝敬她。錫彬想了一個晚上,早上在噩夢中驚醒,他讓美索把孩子打掉,美索覺得不應該輕易決定。錫彬反問她難道想生下來嗎?他提醒美索別忘了自己還是學生,還要考試還要上大學,只不過才19歲而已。美索卻認為孩子不是平白無故就有的,是兩個相愛的結果。錫彬讓她清醒點,如果讓媽媽和別人知道了後果不堪設想。自從善雅死後,她的媽媽姜汝思會長,一直沒能從打擊中回過神來,高鎮國找到靜子讓靜子多陪她說說話,多照顧她一些,還讓靜子幫忙料理家裡的事情,靜子儼然成了家裡的主人。美索在學校的教育片中看到胎兒的成長過程,激發了她心中的母愛之情,錫彬卻嚇得躲了起來。小龍很快從失戀的痛苦中振作起來,投入到新的生活中。他去給秀彬上課,得知善雅的死訊心裡有些悵然。美索一直在家裡鬧情緒,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錫彬聯繫了一家能做墮胎手術的醫院,他帶美索去做檢查,美索看見可愛的孩子開始動搖。她哭著對錫彬說可以感覺到孩子在自己的身體裡成長,所以沒法去做手術。錫彬感到自己被壓的快喘不過氣來,覺得很累。錫彬為手術費到處籌錢,媽媽給的補習費也沒交,可是手術費要二百萬他的錢遠遠不夠,沒辦法他回到家裡到處找錢,正巧被靜子看見。她很震驚,兒子從來都沒做過這樣的事情,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在她的再三追問下,錫彬被迫說出美索懷孕的事。靜子一時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她認為單純的錫彬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來,一定是美索勾引了他。她確認沒有人知道這件事後,告訴錫彬安下心來好好學習,不要跟美索見面,就當什麼事也沒發生過,自己會去處理。靜子約美索見面,向她求證懷孕的事,當得知是事實後,氣得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

第4集
靜子指責美索勾引了錫彬,並警告她不許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以後不要給錫彬打電話也不許跟他見面。兩人說話的情形被下班回家的宇東(美索舅舅)看見,靜子急忙離開。回到家裡,宇東注意到美索被打的臉,美索緊張的躲回了自己的房間。宇東覺得美索最近很敏感,他勸說姐姐不要給美索太大的壓力,健康更重要,沒有煩惱才是最好的。奉善雅(美索媽媽)給美索送草莓趁機安慰美索,向她說出自己的良苦用心,美索聽了很內疚,抱著媽媽失聲痛哭。靜子怕錫彬的事影響他的前途,想讓他去留學,還去咨詢了相關的事宜。秀彬和爸爸在家裡喝酒,被靜子撞見,她藉機大吵大鬧,發洩心裡的不快。錫彬聽著這一切,害怕的捂起耳朵,連美索的電話也不敢接。靜子讓錫彬到美國去留學,錫彬放不下這邊的學習和美索,靜子生氣的表示錫彬以後的人生和未來不會跟美索有一點關係。錫彬還顧慮到高考的事,靜子提醒他,他的人生都要毀了,高考根本不是問題。錫彬想要考慮考慮,靜子不給他考慮的時間,讓他馬上整理行李先離開這裡。美索在路邊等錫彬,責問他為什麼把事情告訴他媽媽。靜子見了急忙把錫彬拉回家,錫彬激動的說實在不行就讓美索把孩子生下來,靜子第一次打了兒子,也打醒了錫彬,他不得不面對現實,他答應媽媽去美國留學。科任老師向恩熙(美索的班主任)反映美索最近表現很不好,上課時常溜號,有時還不來上課。恩熙語重心長的勸美索不要有雜念,雖然學習累了點但卻是很重要的時期,一定要集中精神努力學習。靜子給錫彬定了最快的一班機票,錫彬手裡拿著機票百感交集。奉宇東的工作一直不順利,他在街上發傳單時,無意間幫思蘿晶拿回了被搶的皮包,還送她回到服裝店,令思蘿晶對他產生好感。靜子忽然想到如果美索肚子大了,即使錫彬去了美國也會被發現,她趕緊把美索帶到婦產科醫院,打算要美索把孩子做掉。美索很害怕,她緊張的坐立不安,在靜子百般懇求下,醫院才同意給美索做流產手術。關鍵時刻美索跑出了手術室,她說自己聽到了孩子的心跳聲,不忍心把孩子打掉。無論靜子用什麼辦法都無法動搖美索的決心,她要求美索親口說出孩子不是錫彬的,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不管美索以後怎麼樣都與錫彬沒有任何關係。小龍為了把筆記本還給美索,在約定的地點等了她一個多小時美索也沒來,卻看見秀彬跟朋友要去迪廳玩,被他攔住教訓了一頓,讓她趕緊回家。思蘿晶用兒子給她做生意的錢,到商場買了很多東西回來,還給恩熙買了禮物,恩熙指責她亂花錢,讓她很生氣跟恩熙吵了起來。錫彬偷偷來到美索家門外,看見美索走過來急忙躲了起來,他沒有勇氣面對美索。回到家裡,靜子拿走了他的電話,騙他說不要擔心美索,自己會妥善處理,不會讓美索受到傷害,錫彬心裡雖然很難過但還是稍稍放下心來。美索一直沒有看見錫彬,她聽同學們議論說錫彬坐今天的飛機去美國留學,正在這時她接到錫彬從機場打來的電話,錫彬只說了一句保重就掛斷了電話,美索感到自己有很多話要對他說,她拚命的往機場奔去。靜子看見美索找了過來,她一邊把錫彬推進入口,一邊跑過去攔住美索。

第5集
美索想要叫住錫彬,可是靜子摀住了她的嘴,美索眼睜睜的看著錫彬走出了自己的視線。靜子在回家的路上想像著美索生了孩子後,去找錫彬的情景,感到不寒而慄。善雅教的學生取得了成績,許多人慕名而來,也給她帶來了可觀的報酬,她高興的不得了,於是跟朋友到超市買了很多美索愛吃的東西。她們在一起聊起孩子們,都覺得高三的學生特別敏感,熙晶的媽媽還說有一個算命很準的人,只要把她做的平安符放在書包裡就能考上大學,英美的媽媽讓她帶大家一塊去求平安符。美索失魂落魄的回到學校,正好被恩熙老師遇見,她見美索又逃課就罰她到操場上跑步。美索一邊跑一邊回想著和錫彬在一起的情形,跑著跑著美索暈倒在操場上,恩熙急忙把她送到了醫院。當恩熙得知美索懷孕時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她追問美索到底是怎麼回事,可美索什麼也不肯說,並哀求恩熙不要把懷孕的事告訴媽媽。小東找到一份兼職,他將全部的熱情投入到工作當中。美索給他打電話想要回自己的記事本,小東為上次自己等了她一個多小時的事責怪她,兩人約好在地鐵站見面。恩熙吃飯時想事情想得入了神,在家人的追問下她說出美索懷孕的事,這引起了全家人的討論,思蘿晶認為應該把孩子打掉,李滿秀(小龍的爸爸)則認為應該把孩子生下來,兩人竟然吵了起來。小龍無意間看了美索的記事本,覺得她是一個可愛的女孩。恩熙讓美索一定要把懷孕的事告訴媽媽,這樣才能盡快想辦法解決。美索鼓起勇氣走到媽媽面前,卻怎麼也開不了口。善雅晚上做了個胎夢,醒來覺得很可笑,但是還是隱隱感到有些不安,她安慰自己可能是預兆財運的夢。早上吃飯時她說一定是弟弟宇東惹上了女人,自己才會做胎夢,宇東極力否認,美索聽了心驚的找借口離開。錫彬從美國打來電話,勾起靜子對他的思念,也因此更加怨恨美索。為了錫彬她找到美索,勸說她去做流產手術,可美索還是固執的不同意,並讓靜子放心,她說自己以後不會再見錫彬,自己的孩子也跟靜子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以後不要再為了這件事情來找自己,靜子摔碎了美索的電話,讓她把電話號碼換掉。善雅跟朋友們約好一塊去求平安符,英敏的媽媽和熙晶的媽媽都求到了平安符,唯獨美索沒有。善雅著急的問是不是考不上大學,算命的人說美索出了一個大型事故,考大學對她來說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善雅聽了非常生氣,她覺得算命的是個騙子。靜子為美索的事鬧的無心做事,她想到一個辦法。靜子找人冒充婦產科醫院的工作人員給善雅打電話,故意將美索懷孕的事透露給她,自己裝作不知情,坐在善雅的家裡探聽消息。善雅接到電話後語無倫次,靜子見目的已經達到急忙離開。善雅心神不寧的想著自己接到的那個奇怪的電話,又聯想到在美索房裡看見的繃帶,怎麼也不敢相信會發生那樣的事情。這時美索的班主任恩熙打來電話約她在咖啡廳見面,恩熙見美索遲遲不跟媽媽說懷孕的事,怕時間長了瞞不住,只得告訴善雅。善雅極力爭辯著不肯相信事實,跌跌撞撞的跑出咖啡廳。恩熙見善雅情緒激動,擔心她會出事,一直在後面尾隨著她。善雅給美索打電話,怎麼也打不通,她一邊走一邊回憶美索最近的表現,越想越覺得可疑。善雅在家門口遇到了剛剛放學的美索,她衝過去摸到美索纏在肚子上的繃帶,善雅徹底崩潰了。

第6集
善雅坐在公交車上呆呆地望著窗外,美率坐在後面望著她,流下眼淚。下車後美率跟在善雅身後,善雅帶著美率來吃烏冬面,她呆呆地望著狼吞虎嚥地吃著面的美率,善雅把自己碗裡的面給善雅,說自己懷美率的時候也愛吃烏冬面,美率強忍住眼淚。

第7集
小龍發現往公交車站走過去的美率,追過去要還她的日記本,美率沒有看到小龍。美率笑著和同學們打招呼,看到同學們看著自己竊竊私語,感到一種奇怪的氛圍。

第8集
錫彬看到鋼琴培訓班的牌子變成了美容院,詫異地問美容院老闆以前的店主去了哪裡,聽到店主的女兒被學校開除後連夜搬走的話,錫彬吃驚地跑去。學校裡因美率懷孕的事情一片嘩然,錫彬聽到同學們的議論,躲起來悄聲流淚。

第9集
美率看到小龍正在摸掛在大門的牛奶袋,誤把他當成牛奶小偷,拿著棍子撲過去。小龍慌張地躲避,身體失去重心而摔倒。小龍表示自己不是小偷,讓美率一起去警察局確認。在警察局通過畫面查出小龍不是小偷,感到內疚的美率表示歉意。小龍讓她賠償自己摔倒的時候弄壞的筆記本,美率聽到90萬元的價格後大吃一驚。

第10集
貞子總是想起英雄,找遍美率家附近的幼兒園,終於找出英雄的幼兒園。貞子看到和錫彬小時候一模一樣的英雄,忍不住驚呆。確定美率生下孩子的貞子不知所措,這時遇到善雅。善雅看到貞子後也大吃一驚,這時英雄喊著媽媽跑向善雅。

第11集
美率站在上面確認箱子,突然箱子晃動,小龍看到後急忙跑過去抱住美率滾在地上,兩個人的嘴唇緊貼著。美率吃驚地要推開小龍,而小龍為了保護她,更加拚命抱住。不知道真相的美率起身憤怒地摑小龍的耳光。

第12集
錫彬拿著電話猶豫一下,隨後給美率打電話,他告訴美率現在在她家門前,美率聽後掛斷電話。錫彬從遠處看到美率走過來,走下車阻攔美率。錫彬告訴美率想用任何方式來補償她,遞給她一個信封。美率告訴他自己現在很努力地生活,讓他不要多管閒事,說完起身離開。

第13集
錫彬在酒吧喝完酒後,到美索家門口等美索。他見美索走來,上前攔住了她,他告訴美索自己一瞬也沒有忘記過她,心裡跟她一樣痛苦。美索雖然很震驚但還是卻冷靜的對他說,即使這樣也不會改變什麼,讓他以後不要再來找自己。錫彬喝醉回家後,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裡找允晶,而是直接睡在了樓下的客廳裡,這讓允晶非常生氣。允晶敏感的感覺到了錫彬微妙的變化,心裡很不安。美索看見永勳的遊戲機,追問善雅是哪裡兒來的,善雅怕美索的過去影響到她,於是隱瞞了自己遇到靜子的實情,只說是自己的客戶給永勳買的。善雅見美索的臉色不太好,以為她一邊學習一邊打工累到了,勸她多注意休息。美索躲在衛生間裡回想起錫彬說的話,觸動很大,心裡感慨萬千。小龍的爸爸李滿秀雖然被辭退,但怕家裡人擔心,依然早出晚歸,裝作在上班的樣子。妻子恩熙鼓勵他不要氣餒,要聽寫做人。思蘿晶見了同學姜汝思的家後,覺得自己的家很小很寒酸,她不顧兒子李滿秀經濟拮据,想讓他給自己買帶院子的房子住,自己在家裡閒著沒事,還請保姆來做家務,恩熙見了雖然生氣但為了丈夫也不好說什麼。永勳的幼稚園要求小朋友帶爸爸一起去參加園裡的活動,永勳因為沒有爸爸哭鬧著不肯去幼稚園。美索無奈只得帖上鬍子跟他去參加活動,她看見永勳玩得很開心,很是欣慰。宇東自己帶著行李偷偷回到姐姐善雅家,善雅下班回來以為家裡進了小偷,當看見是宇東時更是氣憤難當,宇東跪在地上乞求姐姐的原諒。珠利由於思念宇東,看到什麼都是宇東的笑臉。思蘿晶聽說珠利最後一個沒結婚的朋友也即將結婚,心裡很著急。她急忙到姜汝思家想讓她幫忙給介紹對象,卻意外得知姜汝思就是真尚企業的會長,而她的女婿是該公司的代表理事。這一認知頓時讓她興奮了起來,她打算將珠利嫁給姜汝思的女婿高鎮國,那樣將來就會得到她家的財產。錫彬為了哄允晶開心,送花給她並相約回家吃飯。剛從衛生間出來的允晶和在停車場找車的美索不慎撞在了一起,撞掉了允晶手裡的結婚戒指。允晶大聲的責罵美索,讓她快點找到戒指。錫彬在遠處看著允晶為難美索,卻沒有勇氣站出來替美索說話。小龍看見趴在地上找戒指的美索,拉起她指責允晶不該欺負美索,他很快找到戒指交給允晶警告她要自己保管好。允晶發現戒指上的小鑽石掉了一顆,不依不饒的想要去找美索索賠,錫彬很生氣,兩人又吵了起來。小龍拉著美索去吃飯,他藉著酒勁問美索有沒有男朋友,得知她沒有男朋友興奮的大聲告訴美索自己也沒有女朋友。小龍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一想到美索就會心情愉悅全身舒坦。恩熙見小龍在刻意的挑選上班穿的衣服,猜測他有了女朋友,小龍開心的笑著並沒有否認。小龍感覺到爸爸李滿秀最近情緒比較低落,追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情。宇東對永勳的身世感到好奇,善雅再三叮囑美索千萬不要把永勳的事情告訴他。秀彬跟靜子要錢買包未果,偷偷拿了允晶的包用。美索趴在地上找戒指的情景一直在錫彬心裡糾結,他給美索打電話美索沒有接,下班後他在路上強行將美索帶到咖啡廳。錫彬說自己有很多話想對美索說,可見了美索又什麼也說不出來。他很後悔當初沒能陪在美索身邊,想為她做點什麼。美索見他又拿出錢來氣憤的衝出咖啡廳,錫彬跑出來攔住了她,美索指責錫彬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讓自己十分痛苦。錫彬抑制不住上前緊緊抱住美索,並說自己怎麼也無法忘記她。正在兩人糾纏不清時被恰巧經過的秀彬看見,秀彬認出了美索,她驚慌失措的給靜子打電話告訴她這一情況,靜子聽了備受打擊。

第14集
貞子趁錫彬不在查看他的手機,發現美率的短信後陷入沉思。貞子瞞著錫彬和美率見面,生氣地把水灑在美率的身上,警告他錫彬已經結婚,不要破壞別人的家庭,不知道錫彬已經結婚的美率陷入絕望。緊張地等待美率的錫彬看到她,高興地走過來,美率告訴他不要再來找自己,說完甩開錫彬離開。

第15集
第21集小龍和美率停在人行道前,兩個人尷尬地笑著,這時一輛公交車飛速而過,泥水濺向他們的瞬間,小龍急忙抱住美率,用雨傘擋住泥水。雨傘下小龍情不自禁地親吻美率,美率連雨傘也不帶,急忙逃開。第22集貞子跟蹤振國,看到振國和英雄從車裡下來,開始好奇善雅和振國的關係。正拿著咖啡走出來的錫彬看到美率和小龍笑著走過去,表情僵硬起來。錫彬的腦海裡總是浮現美率和小龍親密的樣子。第23集振國告訴貞子不管自己和善雅見面見面,都不管她的事情,貞子告訴他英雄剛剛見到爸爸,他還不知道善雅的為人。振國告訴她不要在背後評價別人,自己的事自己會處理,貞子見狀說不出話來。錫彬看著小龍和美率親密在一起的照片後生氣,猛烈地打壁球。第24集美率看到喝醉後撞到別人的小龍,雖然想上前扶他,但只能靜靜地跟在後面。小龍站在美率家門前,美率望著他的背影感到心痛。身穿工作服的小龍急忙走路,看到美率和英雄拉著手走在前面。這時英雄發現小龍後跑過來,美率和小龍不知所措。

第16集
正從澡堂出來的珠麗發現宇東,隨即看到宇東旁邊的英雄後急忙躲起來。珠美誤把宇東當成有婦之夫,她憤怒地抱怨宇東。錫彬向允貞提出離婚,告訴她不要再為自己痛苦,去尋找自己的幸福。生氣的允貞忍住眼淚,開著車離開,錫彬痛苦地望著她的背影。

第17集
貞子在客廳裡焦慮不安,這時看到羅貞出來,故意在姜女士面前流著淚說她可能患上癌。姜女士聽到自己可能患癌的消息後快要暈過去。顫抖著給金博士打電話確認事實。小偷搶走允貞的包,美率發現後不由自主地把手中的西瓜扔了出去。打個正著的小偷摔倒,允貞撲上去狠打小偷。

第18集
正在餐廳裡忙碌的善雅和拿著玩具跑進來的孩子碰撞,孩子倒在地上哭起來,碗裡的湯灑在善雅的衣服上。善雅看到孩子的嘴流血,急忙出去找藥,正巧走進來的振國看到這一幕。振國在車裡望著疲憊地下班的善雅,他給善雅打電話,提議和英雄一起吃飯。善雅拒絕後掛電話,振國在車裡望著她。

第19集
錫彬在車裡看到美率和小龍笑著分手的一幕後感到憤怒,他走下車擋在美率面前。美率努力平復心情,錫彬告訴她自己會解釋一切,讓她再等自己。美率告訴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等,錫彬無奈地望著美率離開。珠麗看到英雄叫宇東舅舅,知道了宇東不是有婦之夫的事情,激動地抱住宇東。

第20集
美率發現捂著肚子痛苦的善雅,扶著她出去打車,但是出租車逕自離開,正當美率不知所措的時候,正在跑步的小龍發現善雅和美率。錫彬看到英雄跳起來去按販賣機按鈕,從後面抱起他,讓他挑想吃的東西。美率發現錫彬抱著英雄後大吃一驚,不由自主地躲起來。

第21集
小龍和美率停在人行道前,兩個人尷尬地笑著,這時一輛公交車飛速而過,泥水濺向他們的瞬間,小龍急忙抱住美率,用雨傘擋住泥水。雨傘下小龍情不自禁地親吻美率,美率連雨傘也不帶,急忙逃開。

第22集
貞子跟蹤振國,看到振國和英雄從車裡下來,開始好奇善雅和振國的關係。正拿著咖啡走出來的錫彬看到美率和小龍笑著走過去,表情僵硬起來。錫彬的腦海裡總是浮現美率和小龍親密的樣子。

第23集
振國告訴貞子不管自己和善雅見面見面,都不管她的事情,貞子告訴他英雄剛剛見到爸爸,他還不知道善雅的為人。振國告訴她不要在背後評價別人,自己的事自己會處理,貞子見狀說不出話來。錫彬看著小龍和美率親密在一起的照片後生氣,猛烈地打壁球。

第24集
美率看到喝醉後撞到別人的小龍,雖然想上前扶他,但只能靜靜地跟在後面。小龍站在美率家門前,美率望著他的背影感到心痛。身穿工作服的小龍急忙走路,看到美率和英雄拉著手走在前面。這時英雄發現小龍後跑過來,美率和小龍不知所措。

第25集
鎮國帶著善雅從家裡出來,再度闡明希望兩人能夠結婚。眼看醉酒的小龍就要被車撞到,美索瘋了一樣衝過去。小龍向美索坦誠即使這樣也不能不愛她,美索感動落淚。善雅家裡被弟妹弄得亂七八糟,鎮國心裡很不是滋味。宇東做代理司機送滿秀回家,正好遇見珠利。看到岳母有意為自己做媒,鎮國再次向汝思表明心意。想起美索與小龍幸福模樣的錫彬到酒吧買醉,允晶無意間發現了丈夫手機裡美索的照片。

第26集
允晶當著錫彬、美索的面揭穿了兩人是舊識,對他們的欺騙不能原諒。知道了姐姐可能會再婚,宇東反對,不希望姐姐再受傷。允晶偷換了美索的考題,美索的應變能力得到評委的賞識。得知女婿和善雅一家宛如親人般在餐廳吃飯,汝思生氣地向鎮國發脾氣。允晶聽從姨母的勸說,為了抓住錫彬,不再抗拒生孩子。靜子帶汝思到善雅家,一個自稱是永勳爸爸的男人突然出現。

第27集
得知母親被鎮國的家人誤會,受到侮辱,美索不顧一切的跪在汝思面前說出了真相。聽到汝思邀請善雅一家來做客,靜子忐忑地試探汝思的口風。看到婆婆帶回家的老朋友,恩熙夫婦隱約的感到不安。電視台實物考試,有人故意把飲料撒到美索的新聞稿上,情急下美索果斷的扯下衣服。抱著永勳的錫彬竟看到將和大伯結婚的是善雅,永勳對著她叫媽媽。

第28集
善雅將永勳是美索孩子的事告訴了錫彬,並希望他能保密。錫彬質問美索孩子的事,美索真切地請求他裝作不知道。看到兒子對自己的埋怨,靜子難過地喝酒。從孔大嬸口中得知,丟棄小龍的家非富即貴,蘿晶試著向媳婦詢問當初小龍的種種。美索與小龍約會歸來,與錫彬在家中尷尬相遇。看到玉順給小龍的巨額零花錢,恩熙夫婦不由得開始擔心。允晶看到錫彬匆忙走進咖啡廳,約他見面的人竟是美索。

第29集
允貞看到錫彬和美率在一起,錫彬離開後,允貞走到美率身邊,把錫彬喝剩的咖啡潑在美率的臉上。美率慌張地望著允貞。允貞問美率為什麼總是偷偷見錫彬,美率告訴她不要亂猜測。允貞把美率的手機扔給她,輕蔑地望著美率。

第30集
貞子和錫彬聽到英雄不見的事情後大吃一驚,錫彬四處尋找英雄,發現在自己的床上拿著遊戲機入睡的英雄,上前緊緊擁抱他。貞子看到含著淚的錫彬,感到生氣和難過。急忙結束工作的美率準備去參加善雅的婚禮。正在公司前等待美率的男人告訴她受囑托來接她去禮堂。

第31集
善雅收到短信,對方稱如果不終止婚禮將永遠不能見到美率,善雅瘋狂地跑出去。賢珠和小龍看到後也跟著跑出去。振國獨自留在空蕩蕩的禮堂裡,善雅忍痛告訴振國不能和他結婚,振國聽後終於爆發。

第32集
萬秀看到手拉著手走過來的小龍和美率後大吃一驚,兩個人看到萬秀後也感到慌張。萬秀滿意地望著美率,介紹自己是小龍的父親。美率在路上偶遇恩熙,恩熙小心地問她在做什麼,美率告訴她大學畢業後在電視台工作,恩熙真心替美率高興,美率看到後忍不住眼眶濕潤。

第33集
貞子偷偷地望著從幼兒園出來的英雄,英雄高興地向美率和小龍跑過去,貞子不敢相信地望著三個人。看到三個人穿著一樣的T恤和鞋子,高興地在一起的樣子,不由怒視他們。

第34集
允貞呆呆地坐在凌亂的房間裡撫摸自己的肚子,突然暈倒過去。錫彬激動地來到英雄的幼兒園,看到和小朋友高興玩耍的英雄,錫彬靜靜地望著他,突然感到悔恨。

文章標籤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