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順風婦產科》(1998年)到《搞笑一家人》,著名喜劇導演Kim Byeong-uk在13年內共完成3600多集情景劇,創造了情景喜劇的歷史。在第二部《穿透屋頂的Highkick》播出1年零6個月後,他攜《搞笑一家人》第三部《Highkick:短腿的逆襲》回歸熒屏,將於下月19日與觀眾見面。



圍繞因破產前往妻子弟弟家生活的安內相和進入更年期的妻子尹宥善為中心,尹啟相、徐芝釋、朴河宣、金智媛等眾多年輕演員加盟該劇。最近,Kim Byeong-uk在一山MBC電視台接受了采訪。他表示:“將以教育話題為中心,呈現‘88萬韓元一代(大學畢業後,以非正式員工的身份生活的20多歲年齡群的平均月薪,象征韓國年輕人的就業不穩定,社會結构的矛盾)’的痛苦和Tablo風波(韓國歌手Tablo在美國斯坦福大學獲得學士和碩士學位,但受到網友質疑認為其“偽造學歷”引起极大的風波,後經電視台前往斯坦福大學最終得以證實。)等反映出的網絡暴力的現狀,可不是平和的故事。”下面為采訪摘要:

問:《Highkick:短腿的逆襲》的意義是什么?

“小小的反抗。即使是一點點,也想要扭曲一下觀眾的期待。想出一個題目也不容易。MBC高層看到這個名字後表情有些怪异。”(微笑)

問:為什么《搞笑一家人》第一和第二部中的“老頑童”李順載這次沒有出現?

“李順載老師是一位很优秀的演員,而每次所提供的角色都有些相似,而且也沒是起到主導作用,因此感到有些抱歉。我曾向李順載老師解釋說‘有种大材小用的感覺,因此此次不再邀您出山了’。”

問:為什么每部作品的開局都是圍繞著錢?

“通過金錢很容易制造出悲劇或喜劇。如果通過金錢來制造某种极限狀況,更容易體現出登場人物所面臨的緊迫感。第二部《穿透屋頂的Highkick》中,如果世炅和智勳的關系中沒有貧富差距,就不會有那种悲慘的效果。”

問:教育話題作為喜劇的主題是不是太沉重了?

“將通過30多歲男子和女高中生的愛情故事,提出‘學校教育是否有必要’的疑問。我所追求的喜劇不只是讓觀眾歡笑,而是讓觀眾感到有些不舒服的喜劇。情景喜劇最重要的一點是時代感。因為不能像電視劇一樣給予幻想,讓觀眾產生共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問:經常以教師或學校為背景,有什么特別理由嗎?

“我的學生時代很糟糕。上學期間一直很矛盾,上學是不是正确的選擇?希望通過此次機會探討一下這個話題。我有今天不是因為學校,而是獨自躺在房間里的時間。”

問:有人指責您的喜劇太悲了。

“不想讓大家盲目地笑。喜劇與悲劇同在是我的哲學。例如,當數十年後再次與初戀情人相遇時,只有喜悅嗎?想要與初戀情人約會,需要擔心錢的問題,而且還要考慮到妻子。因此,沒有完美的喜劇或悲劇。”

問:前兩部中主人公不是死去就是离開,第三部的結局也是如此嗎?

“如果大家都認為是這樣的話,我看我還得想想別的。(笑)實際上,擺脫觀眾所期待的故事情節十分重要。世上原本就不存在新故事,因此需要一點一點對基本的故事進行改動。要想如此,就要比觀眾想得更遠一些。”

問:現在一般不都是根据觀眾的意見來更改劇本嗎?

“現在觀眾的力量的确很大。我是在這种時代逆向而行的導演。我認為,創作者應堅持自己的想法。如果別人讓我‘這樣或那樣’,我反而不想那樣做。”

問:考慮到收視率的問題,是不是應該重視觀眾的反應?

“不想听到在稱贊或指責中讓步的說法。沒有一個導演比我更加重視收視率。但在對觀眾表示抗議時,也會覺得有些矛盾,因此接納了几個不錯的意見。在第一和第二部中,徐敏貞和海莉(陳智熙飾)的戲份增多也是因為听從了觀眾的意見。”

問:對演員有什么特別要求?

“我在工作時從不做任何浪費時間或能夠影響到精神狀態的事情。甚至就連好朋友母親的葬禮都不去參加。對其他人我也這么說。要求他們在6個月內全天24小時投入到作品當中。”

問:對身邊的期待是否感到有負擔?

“部分人說‘收視率應該突破30%’,但我想突破15%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認為,此次沒有老人和兒童角色,而且主題也不太輕松,因此收視率可能會比較低。但根据全身心投入制作這一點,堅信在6個月後能獲得快樂和滿足。”

文章標籤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