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10725639156097983.jpg

從某種極端的意義上來說《豐山犬》是『金基德師團』的電影。雖然《電影就是電影》(2008)也是以金基德的原案為基礎,由張勳導演執導的作品,但是不知為何,這部電影總是在某些地方和既存的已經成熟的『金基德世界』有差異。最大的原因或許在於這部電影裡的兩位主角姜培(蘇志燮)和蘇達(姜志煥)與典型的金基德角色相距甚遠。他們與棲息在金基德世界裡的『孤獨者』或是『野獸-人類』的形象有太大的不同。雖然《電影就是電影》裡的蘇志燮-姜培和《壞小子》裡趙宰賢-韓啟同樣是流氓頭目,但給人的感覺卻完全不同。而且在這之前,金基德在自己的電影中也嘗試了『動作電影』。那『金基德電影』與『金基德師團電影』到底有何區別呢?後者更善於使用體裁。而金基德的電影就是金基德的電影,不會輕易地被我們分到某種體裁上去。但金基德師團的電影則不然,他們的電影很容易就歸為某種體裁或者幾種體裁的結合。從這個層面上我們可以說《豐山犬》和《電影就是電影》一樣,都是金基德師團的電影。但是它又有比《電影就是電影》更加接近金基德的原形世界的地方。(希望大家不要誤會,這並不是指張勳導演和全宰洪導演在金基德的籠罩下有多大程度可以發揮自己的色彩)
 
   斥力和引力同時作用在豐山和亡命男身上
 
   《豐山犬》的男主人公並沒有姓名。雖然在金基德的電影世界中時常有丟失了話語權或是拒絕說話的人物存在,但是他們至少是有姓名的。哪怕電影中並沒有非要說出他們姓名的必要,金基德還是給了他們正名(比如《島》中的熙珍,《壞小子》的韓啟,《空房子》的泰石等等)。但是《豐山犬》的『他』卻連沒有(為了方便稱呼在這裡就只能稱他為『豐山』了)。其實不僅僅是豐山,電影中所有男性角色都沒有名字。電影中唯一留有姓名的便是『仁玉』(金奎麗)。對於這些無名的設置是有意圖也是有戰略的。金基德和全宰洪覺得,在這部電影中登場的所有男人都應該是『身份不明』的人。而這『身份不明』則有兩重意思。以仁玉為中心而登場的三角關係中的另兩個人,也就是『豐山』和『亡命中的北韓高層幹部』。如果說將他們的名字隱去是為了突出『政治性的喪失和混亂』的話,那對於其他沒有姓名的人物來說,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突出他們的『匿名性』。而在電影中出現的南北機關要員們無論是在現實生活中還是在電影的脈絡中,不過就是匿名的存在而已。
 
   如果跟隨『豐山』的腳步的話,一定會發現金基德電影世界中的人物。他是《海岸線》裡『姜上兵』(張東健)和《空房子》裡『泰石』(在熙)的後代。如果說這兩部電影講述的是關於『這兩個人如何成為幽靈』的故事的話,那《豐山犬》講述就是已經成為幽靈的『豐山』的故事。相比較來說,兩外兩個人成為幽靈的理由是明確的。他們一個是被軍隊式家長制的意識形態緊緊抓牢的人(姜上兵),另一個是存在於資本主義家長制的體制外(泰石的『幽靈練習』)。但是電影並沒有給出『豐山』成為幽靈明確的理由。如果通過電影裡暗示的頭緒進行推斷的話,他雖然是南北兩方『中槍而死的鬼神』(冤魂的幽靈),但他其實也是不屬於任何一方的幽靈(奔走的幽靈)。也就是說他是姜上兵和泰石之間的混血。他是在自己的棲息地裡藏匿鋼盔和手榴彈的姜上兵的後裔,也是騎著摩托車自由疾走的泰石的子孫。
 
   豐山雖然是可以自由穿越休戰線的『邊緣人』,但是對於南北兩方他採取的道路卻並不相同。他住在南韓,騎摩托車自由穿梭,雖然拿著日產相機戴著日產手錶,但抽著北韓煙。他生活的基石在南韓,可他生理上的根卻在北韓。他雖然是『被南化了的北韓武裝間諜』但他也是『在南韓獲得生存本領的人物的幽靈』。對於這種推論,這裡有幾點作為佐證的頭緒。第一,他是穿越南北境界線的『人道主義信息傳遞者』,經常為了最快地傳遞信息而從南向北移動。與其說他是為南韓人向北部傳達消息,不如說他是為被韓人向南傳達消息的人。第二,電影省略了他從南向北的過程,卻詳細地描述了他如何從北至南。對於幽靈豐山來說,由北至南的過程更讓他記憶猶新。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在『亡命的北韓高層幹部』和『豐山』之間有一層微妙的關於愛恨情仇。兩人共享同一種『煙味』,被同一個女人吸引。『亡命男』所表現出來的嫉妒源於他對『豐山』身份的某種直覺(「那小子可真是穩重,我看著都挺有魅力」)。其實這位『亡命男』是金基德電影中罕見的有沉重立體感的配角。雖然同樣採用了三角關係,但與《空房子》的相比《豐山犬》的三角關係更意味深長的理由正是因為《空房子》的男二號所沒有的這種沉重的立體感在『亡命男』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他雖然選擇了政治上的逃亡,但是他還在猶豫是否要把一切都獻給南韓。這是因為亡命徒所必須經歷的本源的不安以及對北韓的良心上的苛責。在他放下不安接受死亡的時刻,他對金正日進行了道歉,也將仁與交給了豐山。而豐山和這個亡命徒之間也是斥力和引力並存的關係。
 
   這是『韓國超級英雄』電影
 
   相比於南部,《豐山犬》的感情重量幾乎都傾注在了北部。當然,這並不說這是一部『親北電影』。相反,這種情感的上的偏向,在一些列以南北分裂為題材的電影中以及成為了一種象徵(北韓是我們應該憤恨的敵人,但同時也是讓我們懷有同情和憐憫的他者)。即使這樣,《豐山犬》依舊帶給了我們一絲新鮮感。這種新鮮感就是政治亡命者和脫北者具有的某種『身份不明』的情感,也就是這部電影敏感地捕捉到了這種『身份的焦灼』。考慮到這一點,《豐山犬》中最『奇怪』的場面同時也是謎團的就是影片最後結尾處,悲壯的音樂響起,與之一同出現的還有一面『太極旗』。這悲壯的音樂和太極旗所飽含的情感的身份到底是什麼呢?拋出了這樣的謎團,又飽含了這種自我矛盾。從這點上來看,《豐山犬》具有著強烈的金基德師團電影的特徵。雖然我對《豐山犬》多有指摘,但是依舊不乏它是一部有意思又有趣味的電影。《豐山犬》不僅是一部以南北對峙為背景的輕快的『超級英雄』式電影,還是一部充滿了韓式愛情片情感的『韓式超級英雄』電影。不論如何《豐山犬》都是一部激起人繼續觀眾金基德師團其他作品的電影。 來源: 眾甡網/中 cine21/韓
 

    文章標籤

    豐山犬

    全站熱搜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