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
對錢很敏銳,對女人也很敏銳,在國際偵探協會中也相當出色的名偵探智宇。
寺廟牆壁上的幀畫不曉得被誰給揭下了,接到住持的百萬元的案件,卻硬是說謊變成一億元的他,今天也在國際間活躍的活動著。
帥氣的解決了事件後,心情很好的智宇,和他預料中不同的是,其實幀畫遺失事件不過就是另一個委託人「真伊」對他的試驗...

第2集
一群不明人物夜晚來到真伊家中,想對她不利,真伊通過熟練的身手從陽台逃脫。而另一邊智宇的辦公室也被警察闖進,但他啟動防護設施並沒有被發現,道秀一氣之下把攝像頭用槍打破,智宇很心疼。
而那群人在真伊的家裡發現了牆上的智宇的照片......
隨後真伊給在日本做生意的Kai打電話,說因為怕給他帶去危險所以不能和他在一起,要Kai訂一個房間
在日本東京的一所學校的課堂上一位女老師正在講韓國銀行在朝鮮戰爭期間神秘消失的天文巨款問題,下課後她——黃教授,給中國賭亨打電話詢問了智宇的相關問題。
另一邊的首爾,昨天出現在真伊家的一群人正在接受黃教授的任務,找到智宇。而此時的智宇正在警察局,他要求在警局的朋友調查他的顧客——真伊。(在警局還上演了找錄音機的好玩一幕。)在回去的路上遭遇了那一群人,制服他們後,黃教授給其中一個人打電話,智宇接通後,黃教授問了真伊呢?真伊和偵探在一起...後來沒人回答,黃教授明白了,很氣憤的把手機卡扔掉了。在警局裡,道秀和女警員發生爭執。
智宇和真伊碰面,真伊說如果先找到了「麥基德」,就會告訴他凱文的死因,智宇答應了。智宇猜到真伊要去日本,而且他說麥基德也在日本,於是和真伊同行。
在房間內真伊和智宇互相偷聽對方,然後他給警察朋友打電話,問清了真伊的身份,和自己多年前偵破的一起拉斯維加斯夫婦自殺案有關,原來她是那夫婦的養女,爺爺參加過朝鮮戰爭。智宇想到之前的事知道都是因為真伊,來到房間發現真伊消失了,他在游輪上開始尋找,沒有結果。後來報警後,反而給了道秀抓他的機會,但是智宇憑借過人的身手又給了道秀沉重的一擊,隨後智宇跳窗逃走。
另一邊原來游輪上的神秘船員是Kai安排的,為了把真伊安全的帶到身邊,真伊和Kai一起吃飯。

第3集
從福岡移民局逃脫的智愚,甩掉了執著追逐的屠囚,跟蹤到丟失的筆記本,知道了真伊的去向。為了尋求做出滅口指示的黃教授的所在地,找到了中村黃。
真伊想甩開智宇,用偷來的筆記本尋求麥基德的行蹤,但是沒有什麼收穫,只是再次確認了和Kai之間無法親近也無法遠離的舉棋不定的關係。

第4集
裕紀(竹中直人)的後援早已尾隨著智宇,,與道秀一行人與中村黃等集結一處就將引發一場大混戰。
在不把韓國**等放在眼裡的大人物裕紀面前,道秀與智宇、真伊等一行人全都面臨是否可以保住性命的重要關頭。
好不容易脫身的智宇,反追查了美珍的戶頭發現了在其在中國有更大的靠山,因為沒有其他方案,所以真伊只好正式僱用智宇並打算與他一起前往中國。
但是Kai覺得整個狀況越來越朝著智宇的方式在流轉,覺得不妥於是想勸阻真意前往中國...
對於整個狀況都朝向智宇的方式流轉一事最不滿意的就是道秀了,於是道秀把整個怒氣朝向中村黃,於是襲擊了中村黃的事務所...

第5集
驚險的避開道秀的追擊到達了北京的真伊和智宇,不過在這裡還有將張師父當作誘餌的美珍一夥人在等待著。
不過智宇早就看穿這是個陷阱,並反過來利用他們,讓自己得以更靠近陰謀的中心。在明知是個陷阱,卻還是一步一步靠近的危險中,一邊爭執著,卻也漸漸變的親近的智宇和真伊兩人。
再也沒辦法放任兩人不管的Kai,拋下了手上的所有事務,來到了北京;這時候,道秀的隊伍也和白組長通話後,決定要突襲智宇和張師父,也來到了北京...

第6集
解雇了智宇的真伊,透過美珍,猜出了這些人抱著必死的決心在尋找的「東西」究竟是什麼,而智宇也在上海尋找美珍的資金命脈的過程中,更接近了這個事實。
一方面,要以自己的方式拯救真伊的Kai,不過對於不肯現身,只是尾隨和監視著他們的Kai,智宇心中的疑惑漸漸擴大。 Kai則是告訴真伊,要她不要相信智宇,更不要依賴他。
這時候,因為要抓智宇也來到現場的道秀的好心,而被釋放的美珍,收買了張師父,要幫智宇準備一個讓他無法脫身的陷阱...

第7集
Kai按照楊斗熙的指示帶著真伊出現在澳門賭場,不知道原因的真伊感到不安,楊斗熙和Kai圍繞著真伊緊張地對視。察覺異樣的智宇追著真伊來到澳門,向老朋友魏尋求幫助,但是已經被楊斗熙收買的魏讓智宇陷入危機。追著智宇趕到澳門的道秀一行也威脅著智宇。

第8集
抓到智宇的道秀欣喜若狂,但是越來越對輕易出現證據產生懷疑。Kai和楊會長合作,以殺死真伊的條件要回收朝鮮銀行的貨幣。原本鎮定的智宇見律師失蹤,所有證據指向自己是麥基德後感到慌張。真伊聽到Kai的解釋後相信智宇就是麥基德,但是對Kai仍產生了疑慮,深夜真伊來找智宇。

第9集
從警車逃跑的智宇前往寺廟找真伊和Kai。智宇的逃跑讓外事科一陣慌亂,但是隨即從中村黃那裡發現凱文的遺書,還通過道秀的手機記錄接近了真伊。楊斗熙對吳局長施加壓力,吳局長把智宇逃跑的責任推卸到道秀和尹警官身上,試圖妨礙調查。道秀和尹警官通過智宇留下的線索進行調查。

第10集
智宇和真伊被楊會長派來的人抓到,終於面對殺死家人和凱文的兇手。對方為了找出朝鮮銀行貨幣的下落暫時保留兩個人的性命。和尹警官冒著危險調查,而抱著不同的目的接近智宇的辦公室的木村和傑斯也逐漸接近事件真相。

第11集
道秀和尹警官順著智宇留下來的線索秘密調查,被吳局長阻撓叫到懲戒委員會。智宇和真伊欲從朝鮮銀行貨幣的下落找出反擊的線索,但是辦公室已被傑斯一夥人控制,所有資料也到了中村黃的手中。從智宇的資料中猜到整個事件的中村黃約美珍見面。

第12集
原本要一網打盡智宇和黃美珍的道秀的計劃被楊會長阻撓而失敗。心情沉重地回到警察局的道秀髮現唯一的證據金櫃也失蹤,道秀的警察人生面臨最大的危機。解開誤會的智宇和真伊開始彼此信任對方。楊會長把毒藥交給索菲,讓她除掉Kai。

第13集
真伊告訴道秀一切幕後指使人就是楊會長。道秀仍沒有放棄要通過調查揭發真相的希望,但是吳局長把道秀的組員下派到地方,以此來遮掩金櫃事件。失去線索的智宇和真伊再次面臨困境。Kai欲說服楊英俊進行交易,這時楊會長的殺人機器『李博士』找到Kai。

第14集
Kai在真伊和智宇的幫助下得救,但是隱藏不住對智宇的敵意。Kai訴說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真伊。道秀代替去救Kai的智宇來到金櫃所在的地方,並逮捕了楊會長。

第15集
詹姆斯和中村黃計劃搶奪道秀拿到的金櫃,知道他們計劃的智宇也開始著手準備。道秀和智宇對彼此罪犯和警察的身份對立的事實感到悲痛。名義上為道秀舉行的派對上,一群不受歡迎的客人找上門來,其中包括真伊和Kai以及智宇。中村黃撲向金櫃,這時響起槍聲。

第16集
和智宇分開的真伊給楊斗熙打電話,告訴他自己手中有金櫃。智宇和Kai為了救真伊急忙趕去,楊斗熙露出真面目,欲除去所有人。失去金櫃的道秀從菲律賓回來,他決定來警察局自首,在那裡遇到吳局長。

第17集
智宇驚險的阻止了李博士的狙擊,抓到了李博士後,成功的迫使楊斗熙來到單獨面談的地方的智宇和真伊。將李博士的犯罪證據都交給道秀和小蘭後,專心準備與楊斗熙一戰的智宇和真伊,楊斗熙也將正被通緝中的智宇相關的情報交給警察。一方面,中村也使用了新的手段,準備要反撲;但為了找尋幀畫,並也為了菲律賓發生的事情想要復仇的James,也參與、並且改變了計劃...

第18集

 楊英俊和楊斗熙見面,兩個人激烈爭執起來。楊英俊給真伊打電話,懇求她把金櫃拿出來,在歷史面前為上一輩犯下的錯誤所贖罪。智愚和真伊回辦公室找金櫃,發現中村黃和傑斯正虎視眈眈地等待兩個人。索菲為了救Kai,最後一次來找楊斗熙。

第19集

 約定退出政壇的楊英俊突然宣佈參加大選,智愚和真伊被一群人襲擊,受傷的兩個人送到醫院。楊斗熙突然從人間蒸發,他周圍的人也被一個個除掉。這時Kai與黃美珍見面,兩個人進行新的交易。道秀和小蘭從楊英俊打碎的錄音機裡復原了部分內容,並找出藏起黃美珍的秘書。

第20集(大結局)

小蘭為了救道秀中刀死亡,痛苦的道秀髮誓要為小蘭復仇。中村黃拿走了真伊藏在車內的金櫃,真伊沒有告訴智愚其餘金櫃的下落。Kai不顧自己的安危,向媒體透露重要信息,但是黃美珍製造出一切事件都是李博士一人罪行的假象。道秀重新復職,智愚的追捕令也被取消。正在整理辦公室的智愚發現真伊藏起來的金櫃,他想起真伊說過交給最信任的人的話,兩個人冰釋前嫌。真伊拿著錄有自己和楊英俊談話內容的錄音機來到楊英俊記者見面會現場。(全劇終)

逃亡者O.S.T.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