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10711642228784165.jpg  

 

-一邊填補著縫隙一邊對『人類的本能』有所思考,這似乎一直是您劇本的特點。這是不是您人文關懷的一種證據呢?
 
=我也不知道啊。《善德女王》中美實(高賢貞飾)和德曼(李瑤媛飾)關於『人的本能』有過一次爭論,我其實也很困惑。我比較同意當時德曼的台詞。美實問道「人性本惡嗎?」德曼反問「水是惡的嗎?太陽是惡的嗎?不管是水或是太陽都有可能殺人,反之,也有可能救人。」最開始並不存在惡或是善,而是在於你如何用它。這是諸子百家中一位哲學家的觀點,我本人非常認同。

-這是《高地戰》的情懷嗎?
 
=是的。我其實覺得人是非常『無力』的,總是被環境左右。當有殺人事件發生的時候,大家都會說「人怎麼能幹出這種事來呢!」,可是難道我們在不知道他面對的是什麼狀況的時候就能做這樣的判斷嗎。善良的人?換句話說,他只是到現在為止沒有在越來越邪惡的環境中暴露自己而已。所以社會和環境很重要,讓人們可以善良地生活的世界很重要。

-難道說最終《高地戰》中多數的人物都成了邪惡的戰爭的受害者了嗎?
 
=最開始寫《華麗的假期》(2007)的劇本時,我想把光州的人民都描繪成英雄,之前有太多作品都把光州的人民描寫成弱者了。而《高地戰》是相反的。之前的電影把他們都描述成英雄,而我這次想把他們看成是弱者。他們是要和南、北以及所有戰爭戰鬥的受害者。

-電影裡有一個場景是在平和的會談場內,幾個執政者為了地圖上的幾毫米爭執不休。我似乎看到你對他們的憤怒。
 
=這也和《善德女王》中的理念相通。美實說過「世界不能被分為縱或橫。」我是相信後者的人。我覺得與韓國的財閥相比,我與朝鮮作家的距離更相近。如果把世界橫分,那對於下面的人來說無論如何都不能說他們是戰爭的受益者。如果把世界縱分,長者們只有在戰爭中獲勝才能獲得殖民地,才能取得利益,取得權利。但是年輕人卻什麼都沒有贏到,什麼都沒有得到,反而只有失去的份。他們整個的生活都毀了。戰爭決不能成為選擇題。我非常確定自己是一個反戰主義者。

-電影裡回想的場面中有描繪戰爭的地獄道(佛家用語。惡人在死後會去往三個世界,分別是地獄道,畜生道和餓鬼道)。您為什麼一定要讓鱷魚中隊的人變成那樣呢?
 
=其實我是參考了一些以前的記錄。乙支文德將軍在薩水大捷中有記錄,隋朝派來的1138000人的軍隊回去時只剩下2860人了。據說當時隋朝士兵為了快些逃跑砍掉了抓住他們船舷的戰友的手,而傳說那些手指在船邊來回跑,這難道不是地獄嗎?如果是戰爭中戰死的話,可能會因為這是戰爭而理解,可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而必須去踐踏戰友,這難道不是地獄嗎?雖然電影裡是我的想像,但是在緊急的情況下是肯定會發生的。不是人性本惡,而是當時的情況這樣逼迫你。

-您覺得演員陣容理想嗎?
 
=我因為《共同警備區JSA》認識了申河均,到現在也有十年了,他是我非常信賴的演員。恩表是在一個並不明朗的情況中一直處於矛盾狀態的人。如果不是演技平穩又經得起考驗的演員的話可能消化不了這個角色。所以申河均能擔任這個角色我真是覺得非常感謝。他的演技果然名不虛傳。看電影的話就會知道了,申河均的特寫真是具有破壞力的。
 
-那飾演金修赫的高修呢?    
 
=開始是有點擔心啊。(笑)在改寫劇本的時候認識了高修,估計再也沒有比他更有禮貌更懂事的年輕人了,幾乎是個偉人式的人物。聊天的時候我問他你有沒有罵過人,他笑著說在心裡罵過。完了,修赫是一個罵人像吐痰一樣容易的人,所以內心一定要有憤怒才行。之後是有點擔心的,但是後來我們去白巖山玩,有一個酒局。當時所有劇組的人都在,他喝著酒就開始像那個隨便罵人又晃晃蕩蕩的修赫了。看來演員還是演員啊,太自然了。高修的演技讓我大開眼界。

-拍攝結束後演員們都說了些什麼呢?
 
=申河均在開始的時候幾乎沒有什麼話,拍攝結束後他才跟我說「哥啊,角色太難了,我差點就要死了啊。中途也差點就跑了。」高修呢,還是原來的樣子。《高地戰》的現場不是我們所能想像的一句『險峻的地方』就能總結的。第一次去白巖山的時候,把車停在半山腰給我們一人發了一雙運動鞋,告訴我們從這裡開始必須要走上去。正猶豫著呢,又給我們一人發了一副手套。這是怎麼回事?啊,原來這地形是必須用手腳並用爬上去。但是就是這樣的環境,高修在休息的時候還邀請劇組人員一起去爬山。真是經歷充沛,他就是那麼踏實有誠實的演員。

-劇本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劇中人物死亡的瞬間都會想用一個叫做「絕命」的詞來表達。我甚至覺得這個詞能指引整個《高地戰》。
 
=這些場面都是沒有對話,只由碑文構成的場面,有很多人很喜歡這種感覺。我原本的意向是表達成一種形式化的死亡,那種沒有感情的形式化的死亡。畫面本身比語言更讓人熱血奔騰。這樣看來是不是很冷靜。

-我看到了一些劇照,描寫殘酷戰爭場面的鏡頭非常有現實感。
 
=已經把一些非常悚人的去掉了。那些讓張勳導演和觀眾心痛的場面不應該讓他們閉眼睛啊,但是也沒有要美化殺人行徑的意思。不管是在戰爭電影還是在動作電影裡人都是死得很美的。漂亮地開一槍,人就會一下子倒在地上死了。甚至《殺死比爾》系列裡都是優雅地殺人。但是人並不是那樣死的。在美國發生的持槍掃射的案件中,如果審訊犯人的話他們多半會回答「我不知道會這樣啊」。因為屍體被毀壞得太嚴重,連犯罪人本身都沒有想到,從而覺得非常恐怖。就是因為他們看電影裡面被殺害的過程都是美的,才不知道現實真實是怎樣的。所以《高地戰》會最大化地呈現給你現實。


-就像「絕命」這個詞一樣。《高地戰》最大限度地節制了感情。您是不是不願意讓觀眾一次性痛哭並釋放感情呢?
 
=我們說好不會製造一個讓觀眾痛哭的機會。『絕命』也並非讓大家痛哭的場面。一般在主要人物死去的時候,電影會採用特寫。但是《高地戰》並沒有這麼做。甚至會讓觀眾心裡想:這個人這麼簡單就死了?好像是臨時演員的死法啊。這其實正是戰爭,也正是地獄。如果戰爭爆發的話,我們也會是這樣。沒有時間結識他人就慘死了。我都死了,誰還能給我特寫啊。這才是真正的戰爭。我想讓大家一同目睹這真實的戰場。(來源:眾甡網)

    文章標籤

    高地戰

    全站熱搜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