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10711525735195067.jpg  

 

-聽說您開始寫《高地戰》的劇本是在2006年,到正式投拍為止其實用了很長時間。請問中間經歷了怎樣的過程呢?
 
=當時正在創作的電影劇本被迫中斷了,心情也比較失落。恰巧好聽說為了買《共同警備區JSA》的版權,《角鬥士》的編劇大衛·弗蘭佐1尼到韓國來了,並且要把《共同警備區JSA》作為他導演處女作的題材。他說是要以墨西哥邊境為背景,但是我還真挺擔心他到底要怎麼拍呢。(笑)但是既然好萊塢說要購買版權當然還是痛快地就賣了。正好當時又遇見了李宇正(音)發行人,說道要一起拍一部電影。當時提議的電影主題是在日帝時期獨立軍的故事。簽了約之後,在一次酒桌上偶然說起了韓國戰爭最後階段展開的高地戰的那個故事。當時我們開玩笑說十年之後拍一次吧,但是李宇正卻突然說「要是現在拍一定很牛」。所以我們就真的開始構思關於《高地戰》的東西,最終走到了今天這一步。
 
-《高地戰》和張勳導演一直以來拍攝的風格也有些相似,是怎樣開始合作的呢?
 
=我當初看《電影就是電影》的時候覺得這簡直太有意思了,完全是那種能讓人感受到導演魅力以及他的執導能力的電影。當時就想這個人早晚會成為一名非常出色的導演。正好製作公司推薦張勳來拍《高地戰》,我當然是舉雙手贊成了。我第一次見到張導演是在《義兄弟》的首映會上,他對我的編劇工作也給予了比較多的肯定,還真是挺紳士的。(笑)作為編劇我當然開心了。就好像釣魚一樣,其實去釣魚的人並不是單純地為了釣上來很多魚才去的,而是為了檢驗自己的手感。作為編劇,我看到了自己的『手感』。因為通過這個劇本吸引了100億的投資,吸引了好的導演,好的演員。這就足夠了。

-《高地戰》的「手感」是什麼呢?
 
=在這麼激烈的戰場上卻能衍生出這樣的嫉妒!會被這種矛盾的相反的形象所吸引。1951年3月到5月之間形成了比較兇猛的戰線。韓國軍處於束手無策的狀態,一直退到仁川陸上戰線,又被中共軍再次投入的兵力推著打,大概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這種兇猛的戰鬥期便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膠著時期了。在將近30個月的時間裡,戰線幾乎沒有變動。普通的戰爭如果經歷此種膠著幾乎就代表著戰爭的結束了,但是對於我們來說真正激烈的戰爭就在此刻開始。在數以萬計的人死亡的同時,也展開了一場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的戰爭。這種激烈又漫長的戰爭是開始最吸引我的地方。
 
-張勳導演也曾說過「我不會讓戰爭本身作為奇觀的道具被消費的」。在讀劇本的時候我更加能體會到張勳導演的擔心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高地戰》的戰爭並不是轟轟烈烈、聲勢浩大的,而是讓人不寒而慄的戰爭。在編劇的立場上要描寫這種戰爭似乎是很困難的。
 
=您剛才的描述非常正確。這就是讓人不寒而慄的戰爭。當做在創作的時候確實很難,而最難的就是究竟應該用什麼故事來梳理這場戰爭。我認為人一定會尋找出擺脫無聊的方法的。《基督山伯爵》中被關在監獄裡的人不是也開始數周圍牆壁的磚塊數嘛,所以那個老師才會說「我給每塊磚都取了名字」。(笑)人就是這樣一種動物。在30個月裡,相隔一個高地,兩方進行了多少次你爭我奪,我覺得他們也一定會找到一種讓自己不孤單的方法。所以才會出現14碉堡的設定。

-南北兩方的士兵在相互爭奪高地的同時,又把「14碉堡」作為一個共同的寶物倉庫共享。他們分酒喝,分煙抽,這裡好像變成了一個『相遇的地點』。這自然讓人們想起了《共同警備區JSA》。
 
=其實在這點上是有所相似的。為了避免「完全相同」的感覺,我也花費了很多力氣。這次雖然沒有直接見面的場面,但是我自己也覺得這和《共同警備區JSA》有重疊的部分。我有點做賊心虛了。(笑)14碉堡的故事雖然是百分百想像力的發揮,但是我也認為這絕對是在現實生活中可能發生的故事。《共同警備區JSA》的時候大家也紛紛說這是不可能的事,就算雙方在怎麼打過照面也好,南北兩方的士兵怎麼可能相互往來呢。在開始這雖然只是我的想像,但是隨著「金勳中尉事件」公諸於世,這種想像似乎一夜之間變成了可能的現實。人就是這樣的動物。(笑)

-金修赫(高修飾)在經歷了戰爭後完全改變了自我,江恩表(申河均飾)則在旁邊看到了這種變化,電影就是以這兩個人為中心的。您為什麼會這樣描述呢?
 
=我是想讓人們看到戰爭是如何改變一個人的。我覺得默默地獨自改變沒有什麼意思,一定需要一個在戰爭前半段和後半段截然不同的人物——修赫。而恩表則是站在了觀眾的立場上對他進行觀察。我個人非常喜歡《現代啟示錄》這部電影。我開始對李友正發行人說過「我要寫一個像《現代啟示錄》一樣的電影」,但是他馬上表示堅決反對,反對的理由是「你為什麼非要往自己身上背罵名呢」(笑)但是畢竟是我喜歡的電影,我還是偷偷地寫了。(笑)如果說《現代啟示錄》是跟隨馬丁辛的旅途展現越南戰爭的電影的話,那《高地戰》就是跟隨恩表的步伐展現韓國戰爭的電影。

-所有戰爭電影幾乎都是在表達「戰爭」這一悲劇事件是如何改變人類的,但是表現得深刻的作品其實並沒有多少。在《高地戰》的劇本上您是如何表現這種變化的呢?
 
=我除了真實地表達別無他法。開始讓一些軟弱平凡的人物登場,當時間到結點之後,再讓他們以變化之後的面貌出現。好像是一種沒什麼藝術感的表達。但是在觀眾的立場上,中間這段空白的讓他們轉變的時間變得富有想像空間。「到底是多麼殘酷的戰爭讓那麼平凡單純的人們突然變得像怪一樣恐怖?」為了讓這種想像有發揮的餘地,我沒有描寫中間這段空白期,而是直接呈現了他們變化之後的樣子。

-在劇本中關於恩表一行人的過去您進行了細緻的描寫,但是在電影裡似乎被壓縮了很多。
 
=在初稿中,體現了防諜隊中尉恩表參加過肅清工作。這是非常卑鄙的事情。韓國軍隊在斬斷漢江大橋後逃跑,當他們重新回到首爾之後向人民軍說要尋求協助,卻對平民進行拷問和肅清。這是非常讓人憤怒的事情。在朝鮮時代也有這樣的事件。壬辰外亂時期,景福宮並不是被外軍燒燬的,是因為當時的王棄百姓安危於不顧逃跑之後,憤怒的百姓放火燒了景福宮。這又不是什麼好的傳統!初稿中,為了讓這個部分更加生動,我加入了恩表的故事,其他人物也大多如此。我也想把鱷魚中隊的全元當做主角,還有(金)玉彬飾演的車太京的比重也想要增多,畢竟她是全劇中唯一出現的女性角色。(笑)但是發行人告訴我這樣的話這個電影三個半小時都不夠了。(笑)沒有辦法按這樣執行我還是有錯誤啊。

-在進行考證的時候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事情呢?
 
=在停戰協定書裡發現了核炸彈的相關事項。其實開始我只是大概讀了一下,但是中間在劇本的思路上有些死角,就重看了一遍停戰協定。在61條3項裡發現了很多細節。

-我也是在讀劇本的時候偶爾也會倒抽一口冷氣。好像是退伍的第二天就做了一個收到再徵入伍通知書的噩夢一樣。
 
=就是這種感覺。光是停戰協定就拖拖拉拉花了兩年的時間,這些士兵真的不知道戰爭究竟何時才會結束。但是有一天忽然就宣佈停戰了,體會到的卻是一種強烈的困惑。
 
-《高地戰》和《共同警備區JSA》在中都描繪了韓國現代史的陰暗處,而《善德女王》(MBC,2009)卻重新刻畫了古代政治史。您好像對歷史頗為關心。
 
=有些歷史對於歷史學家來說可能是枯燥無味,但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就是散發著耀眼光芒呢。這也許就是歷史的魅力吧。在寫《高地戰》劇本的時候,我就在思考歷史到底是什麼,並在筆記本中寫下了這樣的話「其實每個人都只是經歷了戰爭的一部分而已」。在寫《善德女王》的時候也因為資料不足而有很多盲點,可是就是這些盲點才讓人浮想聯翩。《高地戰》也是如此,雖然在韓國戰爭中有30個月的時間雙發處在膠著的戰況中,但是在這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卻無從知曉,從而留下了歷史的縫隙。每個人在填補這個縫隙的時候都會得到屬於自己的一份快感。(來源:眾甡網)

    文章標籤

    高地戰

    全站熱搜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