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集
雪梨機場,ALEX衝向尚恩(柳真)一下子把她抱在懷裡。如俊是一位年輕有為的醫生,在醫院裡很受女生的歡迎,在一次醫院宣傳片的拍攝中被好朋友鄭奎翰作為擋箭牌,如俊因而被人誤以為是同性戀,正巧奎翰的媽媽真伊在洗手間偶然聽說了這個傳聞,她咽了下口水下定決心後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如俊的媽媽金子。如俊的奶奶玉蘭得知這個消息後氣憤地大聲喊道,趕快把如俊給我叫過來。於是家裡人湊在一起全力以赴地商量著對策。
尚恩的父親京泰聽到女兒說請允許我和ALEX結婚的話後生氣地表示堅決反對,可是尚恩根本聽不進去。尚恩打電話告訴父親說明天早晨我們要到家裡來,京泰一下子臉色刷白。於是京泰找到了父親石柱和女兒孝恩,對他們說一定要想辦法堅決阻止他們結婚。


第 2 集
父親命令兒子如俊馬上結婚,如俊吃驚地一下子站了起來,生氣地大聲說道我根本沒有結婚的打算。奶奶玉蘭也湊過來不斷勸他,如俊無奈地只好收聲。面對女兒的倔強,京泰只好讓了一小步。他讓尚恩先回韓國呆上一年的時間,見識一下值得依賴的韓國男人之後再決定結不結婚。
當尚恩聽父親說韓國那邊有一位徵婚者的話後驚訝到無語。尚恩也不想向父親妥協,可是父親假裝病重,並說希望在死之前兌現和好友的約定,讓如俊和尚恩完婚,這樣就能了卻自己的心事,在尚恩外公和妹妹的協助下,父親終於說服尚恩回韓國。來到年糕店的真伊與金子之間互相找碴攻擊對方的弱點,當提起奎翰的話題時兩人頓時火冒三丈。奎翰聽說如俊快要結婚的消息後找到了如俊,並在他面前挖苦他。
尚恩提前做飛機來到了韓國,如俊和奎翰為了迎接尚恩一起來到了飛機場,本以為尚恩的飛機會一個小時後才到,於是如俊開始跟奎翰一起討論尚恩,可是一切都被尚恩聽在耳裡,於是好好的戲弄了如俊一番,而最後如俊發現自己要等的人就是剛剛戲弄自己的人時,驚訝和憤怒一起湧上了心頭,兩位冤家終於聚頭……
 

第 3 集
互相第一印象特差的如俊和尚恩,一邊吵著一邊回到家,家裡人對尚恩熱烈歡迎。玉蘭接受了尚恩非常的有禮貌的大拜,於是玉蘭高興的說尚恩是我逮住的,得馬上操辦婚禮,尚恩急忙解釋說我還沒有想過結婚。因為時差關係,頭腦混亂的尚恩來到了外面,她對著月亮自言自語,正好被準備出門的如俊看見,如俊猶豫了一會兒,小心翼翼地來到尚恩身邊。
大人們提議讓如俊和尚恩一起出去玩,如俊不得已和尚恩一起出了門,可是兩人卻各幹各的。慧琳看到如俊和奎翰在一起吃飯於是她也湊了過來。和孫女允熙一起前往仁寺洞的玉蘭看到尚恩一個人在那裡,於是玉蘭想跟在尚恩後面看個究竟,可是卻丟失了目標。發現他們倆沒有在一起,怒火頓生的奶奶要求一家人把如俊找回來,電話接通以後如俊也非常的慌張,到處去找尚恩,尚恩在逛街的時候差點出了車禍,而在車上的兩人正是姜世源和哥哥姜海成,由於姜世源和尚恩在機場有過一面之緣,為了顯示歉意就送尚恩回家,剛到家如俊的姐姐允熙便迎了出來,當允熙和姜海成看到彼此的剎那,氣氛突然變得異常,一段塵封的記憶似乎正被喚醒……
 

第 4 集
海成的突然登場,使允熙吃驚地拼命整理自己混亂的大腦。如俊和尚恩按照事先商量好的那樣謊稱兩人一起去了哪裡哪裡,玉蘭對兩人的謊言忍無可忍。世源看到一個人喝悶酒的海成,一邊看著他的臉色一邊提起了女兒珍珠的話題。
尚恩說自己早餐喝一杯咖啡就可以了,可是在家裡大人的壓力下,她不得已只好在一起吃飯。允熙看到尚恩想要一個人出去,於是她拿出了自己的電話,正在這時,海成走進了咖啡店。如俊對尚恩說,妳離開這裡吧,接著把前往悉尼的機票遞給了她,本來也想離開的尚恩看著如俊想盡辦法想讓自己離開,卻偏偏跟如俊對著幹,打算一年再回去,如俊對於這樣的結果既無奈又生氣,一時又想不錯什麼好的辦法能讓尚恩離開。尚恩覺得自己委屈,就向家裡訴苦,尚恩的外公非常的生氣,但是他希望自己的孫女挺住不要輸給如俊。如俊的爸爸知道情況後把如俊痛罵了一頓。
知道如俊要和尚恩結婚的消息,一直喜歡如俊的慧琳決定親自去見如俊的奶奶,向奶奶表明喜歡如俊的想法,如俊和尚恩的關係一下子又變得微妙起來……
 

第 5 集
慧琳的主動上門求親讓如俊一家人有點錯亂,但是奶奶卻非常的喜歡尚恩,如俊和尚恩又不得不遵守之前的約定,週末一起出去玩,尚恩在街上一頓亂逛,如俊顯然不適應這種狀況,兩人總是吵了起來,尚恩更是坐計程車揚長而去。慧琳把尚恩當成了情敵,姜海成對允熙又是糾纏不清,如俊還是不斷地找奎翰,希望他能幫自己想到好的辦法送走尚恩,一時間,所有人的關係變得複雜。
尚恩為了讓大人們對自己死心想了一個辦法,她以奇特的髮型和服裝去見他們,我在美國就這樣穿的...看到尚恩的樣子家裡人都大吃一驚,不過被奶奶說了一頓後的尚恩又馬上變回了原來的自己,在和尚恩的吵鬧中,如俊和尚恩知道原來彼此都有心儀的對象,只是迫於家長而被動的接受著這樁荒唐的婚約。
慧琳向父母表明了自己對如俊的心意,慧琳的父母面臨著一個難題。另一方面,允熙還在煩惱孩子的事情,尚恩和姜世源再次相遇,原來兩人是小學同學。慧琳終於向如俊表白,但是如俊卻一直把慧琳當妹妹看待。姜世源把尚恩送回家,門口遇到了如俊和慧琳,一場冷戰又開始了,尚恩更是決定搬出去住,但是奶奶卻要求如俊一起搬出去……
 

第 6 集
玉蘭大喊著要搬出去住的話要和如俊一起出去,聽到此話家裡人都驚訝了。聽到尚恩一口回絕的話之後,玉蘭氣得直踉蹌。海成看到珍珠一個人在馬路邊,海成從珍珠口中得知她沒有爸爸的事實後表情僵住了。
海成帶著珍珠一起來到餅店,並詢問允熙珍珠是不是自己的女兒。玉蘭衝著海成怒喊著你給我滾之後突然昏倒,家人趕忙把玉蘭送到了醫院,京泰從尚恩那裡聽到這個消息後變得手忙腳亂。如俊發現了海成後上去就給了他一拳。尚恩憑著兒時的記憶一個人前往慶北英州,糟糕的是在回來的時候錯過了最後一班班車,無奈之下她只能打電話給如俊,希望如俊能去接她,但是從話筒的一端卻傳來慧琳的聲音,尚恩掛斷了電話,如俊知道尚恩肯定是迷路了,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裡也很著急,看到如俊心不在焉的樣子,慧琳知道如俊是想去接尚恩了,於是吃下了自己會過敏的桃子,在如俊面前倒下了,安頓好慧琳之後,如俊開車狂奔到英州,然而尚恩也給姜世源打了電話,並且姜世元比如俊先到一步,如俊剛剛趕到英州站尚恩也剛好離開。


第 7 集
在英州和尚恩擦身而過的如俊終於回到了家,在家門口看見尚恩從世源的車子上走了下來,如俊感到十分惱火。京泰聽說玉蘭倒下來的消息後,十分擔心地趕到那裡。他說我相

信如俊女兒尚恩就拜託給你們了。尚恩聽說要舉辦訂婚儀式的話後非常驚訝,她和如俊異口同聲地喊No!如俊的父親代替兒子向京泰一再道歉…
珍珠詢問母親海成是誰,允熙說那人是媽媽非常討厭的人,所以千萬不要跟他走。奎翰為了看望住院的慧琳來到了醫院,在那裡遇見了如俊。允熙把珍珠託付給奎翰後坐上了海成派來的車……
在澳洲的爺爺和孝恩期待著尚恩父親早點回去,不久尚恩的父親便回到了澳洲,臨走時他要如俊照顧好尚恩,雖然他知道這有點難,但是還是留下了這麼一個期許,在如俊和尚恩回去的途中,尚恩突然提出兩人一起出去住的要求,這讓如俊著實吃驚不小……


第 8 集
尚恩和如俊在玉蘭和家裡人面前說,兩人打算一起搬出去住,尚恩對憂鬱不決的玉蘭說,如果不同意同居的話我一個人獨立也行。真伊看到兒子奎翰不去相親卻在那裡圍著珍珠轉,她罵了奎翰一頓又說,難道你對允熙有興趣嗎?
返回到澳洲的京泰對父親和孝恩說我們一起去韓國怎麼樣。玉蘭拉著尚恩一起去醫院並答應了允許尚恩獨立,她吩咐如俊在家附近的比較安靜地方找一處房子。如俊和尚恩一起在外面打聽房子,真伊遇見了從房屋仲介公司走出來的如俊和尚恩……


第 9 集
妒火中燒的慧琳去找尚恩並打了她一巴掌,說不想被她搶走如俊。如俊看到這樣的慧琳內心感到很重的負擔。
如俊和尚恩對長輩們說:我們想暫時以結婚為前提來交往。如俊並向尚恩提出新的建議條件。家人聽到如俊和尚恩說想暫時以結婚為前提來交往感到不以為然。


第 10 集
如俊和尚恩並排坐在一起,兩人開始寫下戀愛契約書,契約成立後兩人滿足地互相握了握手。如俊看到尚恩的房間成了空房不禁感到有些寂寞。
初次約會的如俊和尚恩,彼此都不知道該做些什麼,結果尚恩跟隨如俊一起出席了如俊必須得參加的學術會議。奎翰的母親看到兒子正在輕拍著允熙忍不住喝斥了允熙。如俊告訴世源說我和尚恩之間可是婚約關係。海成讓允熙告訴珍珠自己的存在。
 

第 11 集
尚恩向海成轉達了允熙的話,這使如俊產生了誤解,如俊上去就拽走了和世源在一起的尚恩。尚恩因為如俊也不等自己把話說完就魯莽地亂來而不斷抱怨他。看到如俊和慧琳一起搭車的樣子,尚恩十分生氣。
奎翰代替母親像允熙道了歉,之後奎翰剛想對允熙告白,這時海成突然闖了進來。海成看到奎翰和珍珠在一起親密無間的樣子後受到了打擊。
為了慶祝尚恩搬新家,如俊的家裡人都匯聚在那裡,當他們看到尚恩和如俊一起進入家門時,他們都非常高興。
 

第 12 集
允熙抱住了從海成家走出來的珍珠,海成說這是當爸爸該做的,允熙還是不能原諒他。
尚恩的爺爺和爸爸經營的油炸甜圈店裡,奎翰媽媽問金子到底尚恩跟海成和世源是什麼關係。因為金子的誤解感到心情不愉快的尚恩和世源在一起喝悶酒。
如俊在和海成在談話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於是他對因為允熙的事情而誤解了尚恩而表示了歉意。
海成得知了6年前的事實後感到十分對不起允熙,可是允熙堅決警告海成不許他再刺激珍珠。
 

第 13 集
如俊送尚恩上班,到公司門口尚恩把買好的禮物給了如俊,尚恩下車後,如俊自己偷偷的高興著。慧琳給如俊醫院的每個人都買了杯喝的,每個人看到如俊都說很好喝,謝謝如俊,進到休息室才知道是慧琳買的。
世源要送尚恩,在車上尚恩接到允熙打電話讓尚恩去接一下珍珠,世源聽到後說可以一起去,尚恩難為的接受,送珍珠回來後碰到如俊,如俊因為世源一起回來很生氣。尚恩讓世源先走如俊責備尚恩,此時世源打電話來,生氣的如俊搶過電話看到上面世源輸入的名字,問電話什麼時候買的,尚恩說出手機是世源買的,讓如俊更生氣,尚恩搶回電話,接通後世源問尚恩沒什麼事吧,問尚恩明天有沒有事,如俊搶過電話說尚恩明天跟自己約了,就掛斷話,尚恩責備如俊為什麼掛人家電話,如俊說約會不准再去Shopping,尚恩說就要Shopping。
第二天約會,尚恩和如俊走在獨單路上,尚恩說如果兩個人在那個路上一起走的話會分手的,尚恩問如俊是不是真的,然後如俊說如果這都是真的話,這邊的人都分開走嗎。此時碰到慧琳的父母…
兩個人上車後,如俊拿出給尚恩買的新手機,尚恩說自己有手機了,如俊搶過手機扔到後座,說讓尚恩扔掉世源送的手機,以後用自己給他買的手機,這樣就不會被長輩懷疑了,把自己的電話號碼儲存為訂婚者。
尚恩的父親京泰在整理東西,爺爺回來後看到尚恩和Alex的照片,尚恩的父親要把照片扔掉。尚恩回來後看到了,很生氣,跟京泰爭吵後離家出走……
 

第 14 集
如俊把去motel的尚恩拽出來,兩個人一起往英州去。對離家出走的尚恩很擔心的京泰接到如俊跟尚恩在一起的電話,安心了。
海成說不能放棄允曦和珍珠的話讓玉蘭等家人很生氣。如俊和尚恩在英州的一個民宿無可奈何的一起度過了一夜。尚恩對慧琳說現在不能放棄如俊。
Alex到韓國找尚恩,慧琳對金子說尚恩要和Alex結婚的謊話。
 

第 15 集
爺爺看到和尚恩一起來訪的Alex而愣住了,京泰面對Alex擺出不高興臉,不以為然的接受了Alex的問候。尚恩給如俊打電話但是如俊都沒有接。
如俊本來要打電話給尚恩,但最後也就算了。如俊聽到去Hotel見Alex的尚恩因此而產生了誤會。尚恩和Alex吃飯,尚恩知道了是因為慧琳的原因Alex才會來學院的一切過程。尚恩去如俊的醫院剛好碰到慧琳來轉交如俊的行李,慧琳很凶悍說,美國有ㄧ個男人韓國ㄧ個還勾搭如俊哥,不要在這招惹別的男人,說完揚長而去。
允熙和如俊來到Hotel,大廳里正好Alex也在,允熙去洗手間讓弟弟等著。如俊正好看到Alex,兩人臉色都很僵硬。尚恩來到,Alex上前一抱,因為看到Alex主動和尚恩很親密的樣子,如俊很生氣的靠過去把尚恩拉開。
尚恩回家問爺爺對自己去美國有什麼想法,尚恩爸說自己絕對不行,爺爺說自己無條件支持她的決定。孝恩說那如俊哥怎麼辦,尚恩說不知道,可能對我ㄧ點關心都沒有。孝恩到醫院找如俊,再次撞到如俊的後輩,兩人又吵。孝恩對如俊說你們兩人真的交往過嗎,如俊從孝恩那知道在美國等著尚恩的人就是Alex,而且知道尚恩要跟著去美國,如俊還嘴硬,但臉色很難堪。尚恩一家討論Alex問題,尚恩爸難受,爺爺說要自己出馬。
如俊爸媽在討論尚恩的事,正好被奶奶聽到,如俊媽告狀說尚恩有別的男人以前住一起,說沒媽媽教育就是不行。正好被爺爺聽到。
Alex和尚恩在機場道別,尚恩說對不起。如俊去到機場,看到Alex和尚恩,尚恩說你怎麼來這裡,如俊說你們真的一起走嗎?
 

第 16 集
Alex離開後,兩個人在機場回憶起第一次見面的情形,如俊得知了以前尚恩曾經在Alex家裡Homestay(寄宿)過的事實。對於如俊對自己的不信任,尚恩很氣憤,要求結束兩個人的契約關係,如俊不同意,被家裡的大人叫過來的兩人回到家裡,如俊謊稱我們倆交往得非常順利總算逃過了一劫。尚恩向如俊要幫他在長輩面前解圍的報酬,最後說不要錢,讓如俊給她當一天長工,來補償他讓自己心裡受到的傷害,尚恩說ALEX是多好的人,自己真是瘋了不跟他走,如俊說結婚是要相愛的人才能結婚。
家裡人看到法院寄給允熙的文件後臉色都變得刷白。尚恩積極的看韓國的法律書,又找熟悉的前輩諮詢允熙的事情,慧琳看到和如俊在一起的尚恩後咄咄逼人地對她說,妳臉皮真夠厚的,尚恩故意說本來是要走的,可是如俊追到機場不讓走,自己為了如俊才留下的。慧琳氣的無計可施時遇上汽車追尾,故意誇大事實讓如俊來接她,當慧琳看到走上前來的尚恩後,她故意在尚恩面前假裝是如俊很關心她 。
記者報道了海成有背後的女人和女兒的事情。家裡亂做一團,如俊照看珍珠,實在磨不過了,就帶珍珠去了尚恩家,和尚恩一起做了泡菜。
 

第 17 集
沒有通知允熙,海成單方面宣布婚訊,震驚了允熙一家。海成告訴父親自己愛允熙,並且對父親說自己對公司沒有慾望。如俊詢問奎翰對允熙是否是真心的。
尚恩公司會餐,如俊打電話問結束了沒,世源接過電話說尚恩喝醉了,他會安全把尚恩送回家的,說完就把電話掛了,尚恩拿著手機數到五的時候果真如俊又打過來了。如俊給尚恩系安全帶的時候尚恩感覺心跳的厲害,如俊嘮叨不能因為是熟悉的人就喝這麼多酒,越是親近的人在背後捅一刀越傷心,尚恩一轉頭回答的時候兩個人差點碰著臉,這樣的親近讓兩個人有點尷尬。
如俊發現尚恩缺乏了解韓國,於是在約會時買了高中水準的韓語書籍給尚恩作為禮物。如俊猶豫之後想是否要握尚恩的手,在兩人散步時候悄悄握著她的手。如俊關掉手機沒有接慧琳打來的電話,沮喪的慧琳向奎翰尋求幫助,趁奎翰去洗手間的時候用他的電話打給如俊,騙如俊說奎翰因為允熙的事喝醉了,如俊只得取消和尚恩的約會,尚恩問是因為患者嗎,如俊說不是,不過和患者差不多。世源請尚恩吃飯,吃完飯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如俊取車要送慧琳回家。
 

第 18 集
送尚恩回家的世源和來見尚恩的如俊在外公的建議下一起喝了酒,外公對兩個人的酒品很滿意。兩人走後,擔心如俊的尚恩馬上追了出去。尚恩把自己的圍巾給睡著的如俊圍在了脖子上。見叫不醒如俊,尚恩給奎翰打了電話。
允熙找到了獨自在別墅的海成,見到他落漠的樣子很吃驚。海成對允熙說想和珍珠一起吃頓飯。孝恩幫允熙辦理去澳州的手續,孝恩讓如俊和尚恩一起去遊樂場玩。在遊樂場裡,尚恩恐高,如俊讓她不看周圍就不會害怕,拿衣服搭在兩個人的頭上,對她說:“只看著我就好”,情不自禁的吻了尚恩的額頭。
帶著珍珠玩的海成用錄音筆記下女兒愛吃的東西,送珍珠回家的時候拿出放棄養育權的協議書,他告訴允熙自己也不會拿結婚來要脅,只是希望在他們最後一次見面的地方再見一次面。
剛回到家的尚恩就接到如俊的電話,孝恩笑他們剛才一直在一起還要再打電話,如俊說那就看看孝恩談戀愛的時候是不是也這麼膩人吧,說完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如俊讓媽媽幫忙找下房間裡存放資料的USB,正好慧琳來了,如俊媽就讓慧琳去幫忙找找看,慧琳在抽屜裡發現了如俊的戒指盒和兩個人的戀愛契約書。
 

第 19 集
如俊對因契約書而發火的長輩們宣稱真心地愛尚恩並要和她訂婚。吃驚的尚恩想說點什麼,可如俊緊緊地抓住她的手,於是尚恩什麼話也沒說出口。尚恩問如俊訂婚的話他要等的人怎麼辦,如俊說已經過了約定的時候還沒有說要回來,所以只能慢慢淡忘了。請相信他,他會努力忘掉的。如俊對尚恩對說“我們從現在開始戀愛吧”。
海成的父親帶人找上門責罵允熙拿孩子要脅想要分他們的家產,家人才知道海成放棄了養育權。奎翰回家見慧琳父親,喊他爸爸,並問他當初為什麼會選擇結了兩次婚還帶著孩子的媽媽,慧琳爸說沈女士有很多優點,帶的孩子不是問題,奎翰於是請慧琳爸勸媽媽接受允熙,他也會像慧琳爸愛媽媽一樣愛允熙的。
如俊告訴慧琳自己和尚恩訂婚了,慧琳哭著去求金子。在曾經最後相見的地方,海成向允熙真心地道歉。如俊對尚恩說,要和她週四訂婚。慧琳找到尚恩說如俊心裡藏著一個女人,他的戒指也不是為尚恩準備的,這些話讓尚恩對和如俊訂婚有了更多的不安,因為如俊為別的女人準備戒指讓尚恩很在意,她說要項鍊做訂婚信物。
 

第 20 集
結束手術的如俊趕忙去婚約禮堂,如俊和尚恩在家人們的祝賀中定婚。訂婚儀式後,如俊為尚恩戴上了項鍊,並抱了尚恩。海成去允熙家附近,碰到了尚恩的爺爺和如俊的舅舅,幾個男人一起去喝酒。如俊和尚恩寫下了各自的心願並掛在聖誕樹上。如俊從奎翰那收到了訂婚儀式上的照片,並打算拿給尚恩看。書妍出現了,如俊驚慌。來到醫院找如俊的尚恩正好遇到了和書妍在一起的如俊……
 

第 21 集
奎翰向允熙求婚。如俊對書妍說出了自己對尚恩的真心,書妍很吃驚。尚恩看著第一次見面的書妍以及對等待能夠確實地放下的如俊,突然說出了自己也可以等待的話。尚恩對去波士頓和新德里大學的就職消息苦惱不已。如俊因為書妍的暈倒而沒能遵守和尚恩的約定,尚恩感到失落。如俊爸在糕工廠碰見了穿著工作服的海成。把戒指還給書妍的如俊在書妍的要求下戴上了戒指,看到了這一幕的尚恩轉身就走。
 

第 22 集
和尚恩好不容易通上話的如俊急急忙忙趕去尚恩所在的地方,尚恩和如俊專門去吃了麵食。尚恩告訴如俊自己要去澳洲的消息,如俊很生氣但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如俊因為世源說要和尚恩一起去澳洲而和尚恩爭吵起來。
如俊知道尚恩看到自己給書妍戴戒指的情景後給尚恩打了電話,但是始終聯絡不上尚恩。總是和尚恩錯過的如俊從孝恩那聽說尚恩已經離開去了澳洲的消息後非常吃驚。海成一邊在糕廠工作一邊努力去了解允熙。
 

第 23 集
尚恩離去後,想念尚恩卻下不了決心的如俊整天在醫院工作,甚至把醫院當成了家。閔哲旭受不了如俊的折磨要找孝恩想辦法,孝恩拿出了尚恩離去前留下的手錶,暗示他去找姐姐,如俊知道後對手表的含義百思不得其解,找奎翰幫忙,奎翰羨慕如俊和尚恩這麼相愛卻還在相互折磨,示意如俊不該就這樣讓喜歡的人在外。
終於如俊打算去追尋自己的真愛,雖然如俊在孝恩的幫助下找到了尚恩的學校並追了過去,但是尚恩冷冰冰的對待。如俊向尚恩道歉並kiss。珍希向允熙拜託再次和海成開始,並整理和奎翰的感情。
孝恩去找哲旭,按照約定要他請吃飯。海成辦了一次糕點試食會觀察人們的反應,並準備了一份小聖誕禮物給允熙。
 

第 24 集
尚恩的生母來找京泰說只想見尚恩一次,聽了這句話京泰的心很煩。京泰給尚恩爺爺說了尚恩親生母親來找尚恩並想把她帶走的事情,允熙跟奎翰說謝謝他的求婚但事情就到這裡吧。
確認彼此心意的尚恩和如俊約好再也不要分開。比以前更加親密的兩個人坐飛機回到韓國。在回家的車上如俊告訴尚恩自己的聖誕願望實現了。玉蘭對並排坐著的如俊和尚恩強調活著最重要的就是彼此的信任。
 

第 25 集
尚恩一家都為尚恩受到衝擊而感到憐惜,尚恩和孝恩倆人那麼相像,對不是親生姐妹的事實,表示不能相信。得知生母存在的尚恩感到很混亂,雖然去找了如俊,卻很難說出口。金子得知尚恩生母的消息認為此婚約應該就此結束。
知道了真相的尚恩對不明真相的如俊說出了實情,如俊溫暖的安慰了哭泣的尚恩。聽到尚恩毫無力氣的聲音,如俊著急的跑了過去,照顧著昏倒的尚恩,對傷心地尚恩說不要悲傷。
秀媜自責的告訴京泰尚恩都不正眼看自己。京泰對守護在尚恩身邊的如俊表示感謝。
 

第 26 集
如俊帶著整天呆在家裡鬱悶的尚恩走了,送了尚恩一束花,如俊安慰因為生母而感到疲倦的尚恩,讓尚恩隨時打電話給他。慧琳由於新聞的原因而尷尬,慧琳爸爸和珍希讓慧琳把世源帶來。
京泰的懇切的請求去見秀媜(尚恩媽媽)的尚恩,說別讓秀媜心疼。京泰知道如俊的家人不接受尚恩感覺非常傷心,為了祝賀尚恩的生日,秀媜來到了她家,如俊也準備了禮物。
 

第 27 集
家中反對,如俊都還是確定著對尚恩的心,兩個人一起去海邊旅行。在那裡,如俊和尚恩彼此約定了和對方的信任。
和尚恩一起回來的如俊向她的爺爺和爸爸請求和尚恩結婚,家人們也都說讓如俊對尚恩負責。見到尚恩媽媽的如俊也幫尚恩和她媽媽牽線,安排見面。
 

第 28 集
尚恩知道媽媽暈倒的消息後嚇了一跳,並急忙趕往醫院。一開始,如俊跟準備出院的尚恩媽說一開始可能會和尚恩有些爭執,並拜託可以稍微等待一下。慧琳對突然來找自己的世源感到驚訝。
如俊和擔心家人反對的尚恩向爺爺傳達了自己堅定的想法。因為尚恩的身世問題,兩家繼續各持一詞。很久不能和尚恩見面如俊說不能再等了,希望和尚恩立刻結婚。
 

第 29 集
在滑雪場見面的如俊和尚恩心情很好,並度過了快樂的時光。在住所留下允熙,珍珠和奎翰。孝恩和哲旭也識趣地迴避。如俊爸和尚恩媽見面,如俊爸代替如俊媽向尚恩媽道歉。
珍珠給海成打電話說想見他 ,於是海成急忙趕去滑雪場。海成送允熙和珍珠,並向允熙說把公司的事情整理好後會再回來。如俊對尚恩媽說入院檢查,但是尚恩媽拜託對尚恩保密。
 

第 30 集
奎翰默默地表達自己的內心。然而允熙卻對奎翰沒有那份心意,所以很感謝也很抱歉。為了減少尚恩受傷害,爺爺拜託尚恩媽媽把尚恩帶到美國。一邊知道媽媽生病的消息後,尚恩趕緊趕到醫院,看到媽媽的樣子,尚恩心裡很痛。
 

第 31 集(完)
知道尚恩媽媽的病情後的如俊和尚恩的家人抓緊辦兩個人的婚事。海成和允熙一起準備珍珠入學的東西,心情激動不已。尚恩媽媽的手術平安無事地結束後,尚恩和如俊這才安心下來。 3個月後,從睡夢中醒來的如俊和尚恩慌慌張張的去上班。聽到允熙說會回海成家生活的話後,海成心裡十分高興。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