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第5集
    李江土揭開面具之後發現中槍的原來是牡丹很傷心,其實就在這時俊二的哥哥正躲在暗處準備殺他呢,本來都要瞄好了,卻不料遠處的新娘面具也已經注意到了他,新娘面具成功救了江土。江土抱起牡丹就直奔醫院,

  一路上他都在祈求上天讓粉兒也就是現在的牡丹不要有事,來到醫院醫生不給朝鮮人治病,李江土只好找到院長,說這個患者是牡丹,如果她死了就找不到新娘面具了,院長一聽這個人很關鍵,就決定救助,馬上實施手術。手術很成功,江土一直都在外面等待,這種對患者過分的擔心讓醫院院長很奇怪,隨後院長把情況報告給了俊二的哥哥,大家都開始懷疑本來他們可能就是一夥的。

  出賣馬戲團的那個禮順因為來報信而進行了審問,在嚴刑拷打下還有威逼利誘下,其實是在她看到錢的時候,她成為了署長的奸細,專門報告馬戲團還有牡丹的所有動向。回到馬戲團,本來團長說要解散的,因為怕連累大家,但是大家還是很擔心牡丹的安危的,禮順馬上說不能解散因為一旦解散就會知道是他們馬戲團出的事,但其實禮順是怕馬戲團一解散自己的利用價值就沒有了,最後大家決定都留下來,靜觀其變。

  江土守護者病床上的牡丹,他看著匕首是多麼想告訴牡丹他就是當年的少爺啊,往事有浮現在了眼前。俊二也無心工作了,腦海裡總是浮現江土說過的話,如果自己喜歡的女孩跟新娘面具有關怎麼辦,他很擔心牡丹會出事,這時善花跑來告訴俊二牡丹出事,俊二立馬去找江土。而這一切禮順都悄悄看著呢!

  牡丹醒了,知道了自己在醫院還有肚子上的傷口,李江土看到牡丹醒了很開心,也很關心,這些讓牡丹感到很意外,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關心啊,牡丹只是問其他團員怎麼樣了,李江土因為太想知道新娘面具的情況了就急切的問新娘面具是不是也在馬戲團,牡丹還罵他是走狗,李江土很生氣,這時俊二趕到打了江土一拳。

  俊二告訴江土自己跟牡丹的關係了,江土也知道那天在衣櫃的女人是牡丹,他知道俊二喜歡牡丹,他不知道能不能面對現在的牡丹。上面派來的上野小姐讓手下人密切注意今野功治最寵愛的李江土的一切包括家人朋友,因為這是今野的弱點,而她就是要對付今野而來的。

  上野小姐回想起了五年前,那時她還是個歌妓,因為要表演那天是她爸爸的祭日,所以她不肯表演,但是如果不表演就會被殺頭,這時還是那時候只是個小官的江土出現了,為她戰了一架,她很感激。現在回想起來,上野覺得這都是天意啊!

  江土努力讓自己的冷靜下來,來到病房發現牡丹不在,才知道俊二帶她出去曬太陽了,看到俊二對牡丹無微不至的關懷,自己的心裡很亂,他多麼想也對這個女人多點關懷啊!他看到回來的牡丹,上前扇了警衛一巴掌,並讓警衛推回病房了,但牡丹堅持自己走回去,她不要在江土面前低頭。上野來伯爵家拜訪,夫人正跟兒子在聊天,本來伯爵夫人看到這麼漂亮的人很不高興,但是上野送上了一份大禮讓夫人很開心,這下上野就成了為總督大人唱歌的人了。木村知道自己推薦的上野成功了很開心,一切都按計劃進行著。

  哥哥來找俊二問他跟牡丹是什麼關係,俊二就說是之前在聖母醫院認識的,故友重逢,但是哥哥想想牡丹,江土,新娘面具這些人好像有什麼聯繫似的,哥哥說俊二是賣國的,居然還拿著槍指著俊二的頭,俊二很生氣,兩人打了起來,信虧小磯來了,兩人結束了戰鬥,哥哥下令讓小磯組織一切兵力今晚一定要抓住新娘面具。

  新娘面具半路攔截了俊二哥哥的車,並進行了襲擊,俊二聽到槍聲趕來,看到自己的哥哥收到襲擊,俊二出來阻攔,新娘面具江山看到是俊二就跑了。木村讓俊二的哥哥趕去朝日銀行,天皇陛下快發表消息了,大家肯定會嚷嚷著要錢的。突然,他看到本子上的字想到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大家都不能取錢了,真的是急瘋了,但是這又有什麼辦法呢!

  朝日銀行總裁,趙榮根正在提著現錢給一群貪官分錢,不管人們在外面怎麼鬧都沒用啊!再加上小磯帶人來質押,人們會苦不堪言啊!總裁給木村打電話商量提升的事,還要他早些來提錢,真的是不要臉的人啊!晚上,總裁偷偷給木村送錢,不料半路上被新娘面具劫持,新娘面具把錢都一一分給了各家各戶,而木村收到的卻是爛蘋果,真的是氣死了!

  牡丹想試圖逃跑但顯然不行,傷口太疼了,江土聽到裡面的聲音就進來了,他把牡丹抱在了床上讓她好好休息,雖然不忍心但還是上了手銬。而他就坐在那裡等著,看著他心愛的姑娘。

  因為要給不同人家錢,所以好晚才回家,但一回家就被媽媽看到了,媽媽還以為是賊呢!媽媽撿起地上的面具,知道了江山就是新娘面具,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其實俊二的哥哥就帶著人在門口等著呢!把東西都藏好後,她們被包圍了,俊二的哥哥因為太生氣開槍殺死了江土的媽媽,當著江山的面,媽媽是為了維護自己啊,江山怕自己暴漏以後媽媽跟弟弟都會受到牽連,媽媽最後的話是我為你驕傲。
6
第6集
    面對母親的死去,江山萬念俱灰,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報仇!正在街上拾破爛的白建大叔看到警察署長帶著一群人從江山家方向出來感到很不妙,就立刻去江山家看是怎麼了。江山抱住媽媽,對她說您的兒子不是傻子,也要讓江土知道哥哥不是傻子,沒有給家裡人丟臉,要為父親報仇,為你們報仇。江山把媽媽抱回床上,白建趕來看到這樣的情形很是震驚,他跪下拜見夫人,白建知道了實情的經過,也很心痛,江山在深深的自責中決定拚死一搏。

  本來新娘面具只是搶劫了金錢,但是上野小姐的部下假扮警官暗自殺掉了全部職員,為的就是可以促進日韓合黨共同對付新娘面具。俊二的哥哥等人也知道了銀行職員被殺的消息,高興的不得了,還可以以此來收拾李江土,如果李江土知道自己的母親已經死了又會是怎樣的反應呢?小磯問署長為什麼殺了他媽媽,署長還狡辯說是他母親自己裝上槍口的,真的是無恥啊!

  木村見上野小姐,按照上野小姐吩咐,木村已經叫來報社的人,明早刊登的報紙頭版頭條就是新娘面具殺害銀行職員,只有這樣才能使得功治難堪,上野還命木村把現金送回總督府,這樣就可以巧妙的賄賂總督,讓木村成功替代功治的位置。上野還警告木村說再也不能讓新娘面具成為朝鮮人的英雄。

  銀行職員被殺現場馬上就要搬動了,這時江土及時趕到,他看到被殺者的脖子上都有劍痕,這顯然不是新娘面具所為,因為新娘面具是從來不用劍的,他用的是彈弓,而且沒有警告文,身上也沒有留下標記,真的是疑點重重啊!李江土當面跟記者還有署長據理力爭的說不是新娘面具殺的,這也惹惱了署長,他叫來小磯讓他去李江土家裡,要對他瘋傻的哥哥也下手。這時新娘面具突然出現,他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殺掉署長,就在快要成功的時候,聽到槍聲的李江土趕到救了署長一命,江土開槍射中了新娘面具,這時白建及時趕到打暈了江土就走了新娘面具。

  江土恢復神智以後立刻朝著新娘面具的方向追去,他太想抓到新娘面具了。江土順著血跡找到了新娘面具,竟然是江土自己家,新娘面具讓白建先躲避起來,江土進來以後,新娘面具主動去掉了自己的面具,江土傻眼了,居然是自己的哥哥,哥哥滿眼淚水,他對江土說對不起應該早點告訴你的,江土激動的問哥哥,你不是癡傻的嗎?他怎麼能看著自己的哥哥死去呢,痛徹心扉。

  哥哥死了,江土滿腦海都是跟哥哥的點點滴滴,他不能相信已經失去了最親的親人,江土還在叫著媽媽,說媽媽你出來啊,哥哥死了,然而當他進屋的時候卻發現了更大的慘劇,媽媽也死了,他要瘋掉了,幾乎泣不成聲。鄰居人因為收到了錢都開心的感謝新娘面具,大家決定喝幾杯。

  江土抱住媽媽的屍體不肯撒手,他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實,他情緒失控的出來要帶哥哥去警察局,他以為媽媽是因為哥哥是新娘面具而死的,這時,白建現身了,江土想到是署長殺害了媽媽,哥哥才會去想辦法殺掉署長的,他拿槍就準備去殺署長,被白建打暈抬走。他帶走了江土,並告訴了江土所有的事實。鄰居不分青紅皂白,把對江土的仇恨發洩在江土的家裡,防火燒掉了這個家,媽媽和哥哥都永遠的失去了,清醒了的江土眼睜睜的看著親人被燒掉屍體。

  俊二來醫院看望牡丹,看到阿部在睡覺,就送上的包子,當然還有牡丹的,阿部破例讓俊二進來看牡丹,牡丹看到這麼多好吃的很開心,俊二貼心的餵飯給牡丹,這時阿部拿來了報紙,俊二看到報紙才知道昨晚發生的搶劫案件,在俊二的要求下,阿部給牡丹去掉了手銬,牡丹也看到了報紙,知道身處危險的新娘面具,她決定逃跑,而俊二也擔心江土,在牡丹的要求下,他也立刻趕往警察局。江土跪在媽媽跟哥哥的墳前,知道了所有的事實,他沒想到家人為保護自己付出了這麼多,他要一個人靜一靜。

  由於李江土的突然消失讓功治感到很擔心,木村說已經全城開始搜索新娘面具,但都沒有中槍的,木村知道功治很擔心的人是李江土而不是新娘面具以後很生氣還責怪他為什麼會不擔心新娘面具而擔心一個小小的職員,並說新娘面具的案子現在起由木村接管,功治無話可說。

  氣急敗壞的功治來找田和總督長抱怨,功治看到總督張吃飯這麼香,猜到他昨晚又去賭博了,兩人想著可以拿照片的事搬到木村,其實田和感興趣的只有錢和女人。木村一幫人都在猜測新娘面具到底死了沒有,現在李江土也下落不明,真的是讓大家感到很奇怪啊!木村說這些事不用擔心,你們只要準備好要湊好的錢就行了。

  署長私自帶人來到醫院準備抓獲牡丹,但恰巧這時候牡丹已經喬裝打扮的逃跑了,阿部被綁了起來,牡丹穿成了護士的服裝已經走到大門外了,誰知這時,在戲劇團裡的奸細突然出現,叫住了牡丹,牡丹被抓走了!可她真的什麼也不知道,所以署長的嚴刑拷打一無所獲。劇團的奸細回到劇團故意報告說牡丹被抓,目的就是好讓署長抓獲這一窩的共黨分子。
7
第7集
    李江土跪在母親和哥哥的墳前哭訴,回憶著母親為他所作的一切,幾近崩潰;白健傷心地遠望著他。得知李江土家被燒,健二等人十分高興,李江土佩戴新娘面具前來報仇。

  得知牡丹被捕的俊二本意來警察署營救牡丹,卻意外撞到新娘面具殺死了自己的哥哥,憤然間兩人爭鬥。李江土逃離警察署,俊二持槍窮追不捨;眾人追趕面具人,牡丹趁亂逃出。俊二最終擊中面具人,導致其墮崖落水。警察署一行人尋至深夜仍未找到新娘面具的蹤影,俊二和小磯無奈折返,得知健二已死,牡丹逃走,俊二決定先確定新娘面具的生死,隱瞞牡丹逃走的事情。俊二向父親報告未找到屍體,但木村卻向報館放風說俊二已槍殺新娘面具,俊二表示後續抓捕是警察署的事情,放下槍離去。俊二前往殮房,抱著哥哥的屍體痛哭。

  逃出的牡丹焦急的尋找著面具人。民眾得知俊二殺死了面具人,深感惋惜。牡丹不能接受面具人已死的新聞。上野小姐化名拉拉成為歌手,她決定找出警察署中的內奸,穩固氣升會的勢力。牡丹握著在湖底找到的匕首,確認少爺就是新娘面具。

  葬禮完畢,俊二看到一直隱忍的父親偷偷哭泣。受重傷的李江土在醫院醒來,他瘋狂的在集市上尋找燒他家房子的人,眾人向他丟雜物,俊二救走將要被打暈的江土。在回家的路上,俊二向江土埋怨著新娘面具;江土心中默默地向俊二道歉。

  上野小姐與木村單獨會面,決定毀掉鍾路商業街,斷掉民眾生路。江土因無法面對,終執拗的離開俊二家,卻因此意外的發現哥哥曾經想要懲治的人員名單。李江土最終決定化身新娘面具,推進未完大業。
8
第8集
    李江土將名字換為佐籐宏,回到警察署,他向今野表示,面具人並未死。木村找李江土問話,江土謊稱新娘面具不是一個人單獨行動,木村欲審問牡丹,才發現牡丹已逃走,此時,李江土主動請纓要抓回牡丹。

  俊二繼續在學校當老師,心情不好的他,責罰了詢問新娘面具事情的學生。牡丹來找俊二並送來便當,俊二反問牡丹為什麼不問自己新娘面具的事情;牡丹遂鼓勵起這個教朝鮮孩子的日本老師。俊二忍不住懷抱著牡丹,向她說出面具人可能未死的事實,李江土撞到這一幕,黯然離開。

  李江土來舞廳買醉,上野小姐前來搭訕,李江土沒有認出她。牡丹在布條上寫下「粉兒」兩字,並把它掛在了樹杈上。火車上,有人劫持了李伯爵,最終卻意外被崔泰坤社長「營救」。白健扮成擦鞋工與李江土接頭,他們決定首先為新娘面具正名。

  木村找到躲避的銀行總裁趙榮根,警告他注意口風。李江土收買了趙的情人,決定抓到木村太郎的把柄,今野大喜,決定提拔李江土。上野小姐決定讓俊二取代健二的位置。木村通過李江土,得知俊二和牡丹的關係。俊二踩爛面具以發洩,李江土來學校找俊二,告訴他自己將協助木村逮捕牡丹,兩人對峙。木村太郎得知俊二執意守護牡丹大為惱火。

  李江土告知銀行總裁搶錢的不是面具人,趙榮根表面上淡定,而後緊急攜款準備逃走,新娘面具適時趕來,懲治了他。因為葵順告密,小磯派人抓了雜技團所有人,欲引出牡丹,俊二制止未果。小磯欲嚴刑拷問善花之時,牡丹趕來。俊二以成為帝國警察為條件,請求父親放過牡丹。因為總督收受賄賂,俊二最終取代江土成為警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eye 的頭像
oneeye

oneeye 〜電視狂〜

onee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