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26集
 再也看不下去妻子和女兒爭吵的場面,何醫生站起來告訴道熙俊英是她的女兒。一時間道熙愣住了,仁珠也呆住。但道熙並不相信他的話,連仁宇的佐證也不相信,她還以為俊英是丈夫在外面生的私生女,但丈夫卻說俊英就是仁珠。道熙無法相信,仁珠也說爸爸和哥哥是在開玩笑,道熙拉著仁珠離開。
何醫生無力地趴在桌子邊,仁宇誇他做得好,為他驕傲。何醫生看著俊英更加心疼,他明白道熙的話對俊英的傷害有多大,卻無能為力。
雪姬將在仁叫到辦公室,在仁問她是不是要給自己錢來讓自己離開道允,但雪姬卻說,根本不必給她錢,因為她認為在仁還沒有威脅到給錢的地步。雪姬明白道允喜歡的是俊英,現在最要緊的是解決俊英的問題,她讓在仁留下,還給她錢讓她購物,只要能藉此解決俊英就好。道允得到消息,對媽媽的舉動很無奈。這時俊英打電話來找他,道允又高興又緊張,忙把屋子收拾一番。
載河接到仁宇的電話,誰知卻是仁珠打來的,她詢問仁宇的去向。此時仁宇正在酒吧喝酒,仁珠趕到質問他為何不為媽媽想想,讓媽媽這麼傷心。仁宇卻反問她剛才那麼精彩的演技也是為了媽媽嗎?並直言自己不相信她,從小他就看著這個假妹妹偷看自己的日記,模仿著妹妹的言行,他早就忍夠了。仁珠說她只是想成為家裡的一員,成為他們真正的家人。仁宇毫不客氣地說她只是想成為仁珠,今天她本該說出事實,而都是因為她的自私,自己被迫在外多年,俊英也不能回到家裡,這樣的她太可怕了。載河在一邊將一切看在眼裡,忍不住上前打斷仁宇,仁宇卻懶得和他們多說,將兩人都趕走。
道允准備好飯菜,俊英剛好到達,他卻不告訴俊英那是他做的。俊英說她想放棄現在做的事,道熙已經知道事實,想起道熙聽到事實的反應,她很心痛,所以決定公開所有的事。
仁珠和載河說自己每次許願的時候都會希望媽媽的記憶永遠不要回來,每天都害怕媽媽會恢復記憶。她嫉妒真仁珠能得到所有人的寵愛,現在的她不想放棄這個身份。何醫生回到家裡,道熙還是不願相信事實,並拒絕和他談論這件事,選擇逃避事實。
道熙來到仁珠的房間叫她一起吃早飯,她還是不相信丈夫的話,還安慰仁珠不要生爸爸的氣。
俊英來到阿里郎,見到廚房的大夥很親切的和他們打招呼,讓大家都驚訝不已,還以為她又要想辦法開除職員。俊英見到道熙,道熙直言自己會忘掉昨晚的事,讓她不要和仁宇來往。俊英很難過,卻還是強忍著。這時雪姬打來電話,俊英來到薩那來,雪姬讓她放慢計劃,因為道熙會自己垮掉的。她拿出一份準備好的報導給俊英看,俊英一下呆住了,原來那竟是關於道熙換掉孩子的報導。她問雪姬是否已經拿給記者,雪姬說要等俊英和道允在阿里郎玩夠了再決定是否公開報導,她故意表現的對俊英很信任,實則是威脅俊英不要耍花樣。
載河約奶奶見面,奶奶早料到他是來告訴自己那些秘密的,果然載河提出讓奶奶勸勸道熙接受俊英。但奶奶卻誤會俊英是何醫生在外的私生女,載河很無奈,說出事實,請她幫忙找回道熙失去的記憶。
俊英回到阿里郎,想起雪姬說得要她把阿里郎現有的食物全部換掉,就頭疼不已。她猶豫再三還是走進了廚房,此時大家正在快樂地坐著料理,邊做邊唱歌,看到俊英進來都嚇了一大跳。俊英下達了一連串的命令,惹來大家的不滿,廚師長拒不服從,俊英便強硬的解雇了他。
道熙接到報告急忙出門,見到俊英質問她為何要這麼做,要趕她出去。俊英卻拒不離開,道熙以自己離開來威脅她,俊英終於忍不住了,一遍遍說起小時候的事,想要媽媽盡快想起來,哪怕是一點點也好。可是道熙卻不相信她,她一點也想不起來,俊英衝上前抱住她想藉此喚醒她的記憶,道熙卻殘忍地把她推倒在地。俊英哭著喊“我才是仁珠,媽媽”,終於道熙受不住刺激昏了過去。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27集
 道允將媽媽帶去哥哥的墓前,逼她跟哥哥說話。雪姬卻強忍著不願承認智允的死和自己有關,她堅持殺死智允的是道熙。看著這樣的媽媽道允終於忍不住大吼,讓她承認內心的脆弱,向哥哥道歉、求饒。但是雪姬卻還是不願悔改,她將一切的錯都推到道熙身上,反過來安慰道允不要傷心。道允的心涼了,威脅她如果把道熙的報導發出去,那自己也會公佈她殺死哥哥的事實。兩人不歡而散,雪姬卻真的被兒子不顧一切的做法嚇到。
道熙看著真仁珠小時候的照片,對比著假仁珠的照片心中痛苦不堪。此時俊英也是徹夜難眠,她早早出門去跑步,在路上遇到道允,很奇怪他會出現在這裡。道允告訴她雪姬一定不會將那篇報導播出去,讓她相信自己。俊英表示自己絕對相信他,這讓道允很高興,回到家裡也忍不住笑,在仁對他的反常很奇怪。
雪姬果真沒有將新聞發出去,心裡卻恨死了道允。仁珠在媽媽桌子上看到自己小時候的照片和真仁珠的照片頓時嚇壞了。此時的道熙正在醬壇裡忙著,這時仁珠帶著記者們來這裡做採訪,仁珠裝作高興的樣子與媽媽一起拍照,道熙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俊英遠遠看著這一幕心中很不是滋味,善大人走來安慰她,此時的善大人心中對俊英滿是心疼和愧疚。
仁珠將記者們送走,問媽媽是不是不高興記者來,她向媽媽保證以後會專心做料理,不會再想這些事情。回到練習室仁珠再也無法掩飾內心的恐慌,她知道媽媽已經明了真相,對自己的未來極度擔心。
善大人說要宴請一位22年未見的故人,讓道熙親自準備料理,道熙猜出這人的身份,很用心地去準備了豐盛的料理。這位客人正是俊英,再次吃到媽媽親手做的料理,俊英激動地幾乎落淚,看到道熙做的全是自己喜歡的菜,更是高興不已。而道熙此時正站在門外聽著裡面的對話,卻遲遲不敢進去。
載河查出薩納來之前的大股東金民成,抓住這一點線索去找雪姬,但雪姬卻一點也不怕他,問他的目的是什麼。載河說只要她從阿里郎退出去,自己就放過她,否則會繼續追查下去。雪姬卻不將他的威脅放在眼裡,警告他做事要拿住證據。
廚師長被開除的事惹來廚房眾人的不滿,他們將俊英找來衝動的副廚師長見到俊英就要衝上去洩憤,不小心傷到俊英的臉。載河看到這一幕上前阻止,惹來大夥更大的不滿,他轉而責罵起俊英來,讓她不要再惹起阿里郎的紛亂。等廚房裡的人都走後,他趕緊將俊英拉倒一邊,抱怨當初就不該將俊英扯進這一切事情裡來,俊英卻笑著安慰他。
道熙來見雪姬,問她俊英為什麼回阿里郎,指責她讓俊英去看自己媽媽受苦。雪姬卻毫不愧疚,直言打罵俊英,傷害她的人正是道熙自己。而道熙也不甘示弱,自己雖然沒能認錯女兒,但雪姬的親兒子道允卻與俊英站在一起同雪姬作對,這樣的雪姬更可憐。雪姬提起仁淑做的壞事,道熙卻不相信,她立刻表露出對仁珠的同情,暗指道熙有了親女就不要繼女。
道熙無意間聽到仁珠與俊英的對話,仁珠指責俊英不要再來干涉自己的人生,兩人正在爭執間,旁邊堆放的建築木料掉下來,仁珠看到了卻不提醒俊英,而旁邊的道熙突然大叫著“仁珠”衝上去救了俊英。事後卻沒有對俊英表示過多的關心,跟隨仁珠早早離去。回到家裡,道熙想著剛剛仁珠的話,意識到她不如表面那麼乖巧。這時俊英與仁珠突然進來,俊英問她是否知道事實,因為她感覺到道熙對自己感情的變換。但道熙卻掩飾住自己的真實心情,將兩人趕出去。等在外面的仁宇忍不住進來問媽媽到底為什麼不願承認自己的孩子,問她是不是對俊英有愧,不敢相認。道熙再也聽不下去,將他趕出去。
道允詢問仁宇俊英的下落,卻被他打了一頓,警告他不要再來阿里郎,讓他遠離俊英。道允離開後卻在路上遇到俊英,看到俊英臉上的劃傷,趕緊給她貼上膠布。
仁宇向載河打聽道允的事,得知他不是壞人就放心了。他發現載河還沒有放下俊英,對他在自己兩個妹妹之間徘徊很不滿,讓他抓住自己真正喜歡的,不要考慮那麼多。
道熙問丈夫仁珠的真名,聽到事實後,她說自己在恢復記憶時幾乎要死掉,但還是想好好補償真正的仁珠。第二天她一大早就起來做料理,她將仁珠養的那珠毒草天南星做成無毒的料理。這時助手拿來一份報紙,原來雪姬已經將新聞發出來,仁珠趕緊向媽媽解釋,道熙卻什麼也沒說。記者們圍堵在阿里郎,俊英看著突然出現在阿里郎的雪姬指責她會遭報應,雪姬卻一派輕鬆的讓她先看道熙的笑話。面對記者們的追問,道熙承認了俊英是自己的女兒,並說自己打算辭去名將一職,但新的名將卻由仁珠擔任。這時善大人突然,出現宣布由俊英繼任名將。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28集
 善大人召集眾人開會,道熙呈上辭呈。善大人提出由俊英繼任名將,道熙卻提出由仁珠繼位,並用充分的理由證明仁珠能勝任名將一職,雙方爭執不下。此時俊英和仁珠正在殿外等消息,仁珠心中恨死了俊英,她承認自己已經失敗。
載河在網上看到關於道熙的報導,立刻趕回阿里郎。這時名將們已經商量出了結果,還是用比試的辦法來決定由誰繼承名將之位。回到家裡,仁珠對著母親跪下來,向她道歉。說自己不該欺騙她,因為她害怕真的仁珠回來後,自己擁有的一切都會消失。道熙很心疼她,表示自己會一直愛她,她會成為阿里郎的名將。
道允做了好多俊英樣子的人偶,這讓在仁很不理解也很嫉妒。這時她看到網上關於道熙的報導,急忙告知道允。道允氣極了要去找道熙說事,被在仁苦勸留下。
俊英和雪姬攤牌,兩人正在爭執間道允及時趕到幫助俊英,這時載河也回來了,雪姬立刻諷刺三人之間複雜的關係。載河將俊英拉走後,雪姬更是不屑道允的無能。道允卻心痛地說自己對她徹底失望,與她斷絕關係。
載河與俊英坐在草地上談話,俊英向他講述心中的痛苦與快樂,載河故意逗她開心,吹起童年時常唱的歌曲,讓俊英不由得想起兩人幼時的快樂回憶。
雪姬被道允刺激得幾乎喪失理智,她給仁珠打電話提醒她自己是她的搭檔,企圖通過仁珠再一次毀掉阿里郎。
仁珠回到家裡,碰上仁宇對他諷刺一番,她覺得這一切都是仁宇帶來的。仁宇卻說現在的仁珠才像是人,這樣的仁珠才能做他的妹妹。這話卻極大地刺激了仁珠,她不能忍受這樣的施捨,對於仁宇的友好堅決拒絕。
俊英來到廚房找道熙,但道熙卻不願以媽媽的身份面對她,而是帶著她一起做豆腐。等一切都做完之後,道熙才表露出對俊英的歉意和心疼,兩人相擁在一起。
道允為了報復雪姬,用海利的身份在博客上發出對薩納來不利的言論,雪姬氣極了趕緊給在仁打電話詢問情況,在仁卻以自己並不在海利身邊為由將她打發掉。
仁珠的身份公開之後立刻被眾人排斥,她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而俊英拯救阿里郎的事也被大家知道,都原諒了她之前的做法,對她友好起來。這時善大人邀請了許多料理界的名人來阿里郎,指明讓俊英和仁珠準備料理,意在考驗兩人的能力。道熙進來查看兩人做料理的情況,兩人都為對方得到道熙的關係而嫉妒不已。等到料理做好的時候,仁珠的料理追求新式的口感,惹來眾人不滿,但俊英照顧老人的做法卻讓大家都很滿意。仁珠對此嫉妒不已,極力諷刺俊英來掩飾自己的心慌。
丈夫想讓俊英搬回家來住,道熙卻不願意,堅持要等仁珠當上名將之後再考慮俊英的事,惹來丈夫的不滿,兩人不歡而散。
俊英在收拾東西準備搬出辦公室的時候,看到桌上道允的東西感到很對不起他,自己一直利用道允,最後卻把他一把推開。載河很擔心俊英會對道允動心,得知她心中只是將道允當朋友時才放下心來。他將俊英送回家,剛離開,道允便從另一邊走來,三人各自在感情中糾結。
道允繼續紕漏著薩納來的秘密,這時在仁接到俊英的電話說要來找道允,道允卻立刻準備離開,他害怕俊英發現自己的秘密之後再也不理會自己。俊英得知道允跑掉的消息,立刻去智允的墓地找他,果然道允正在這裡等她。俊英對著智允的照片說出對道允的歉意,等她走後道允才悄悄出現,看到俊英留下的紙條心情一下子放鬆下來,立刻去找俊英。
何醫生給仁珠買來新款的衣服,但仁珠卻一點也不開心,何醫生對她跪下去,仁珠嚇壞了。何醫生說不能再欺騙大家了,對仁珠很抱歉,將錯都歸在自己身上,但仁珠卻一點也不原諒他,哭著說自己才是何仁珠,讓何醫生深感罪孽深重。這一幕恰好被俊英看到,她哭著出來時正好遇到載河,載河看著哭泣的俊英更加心疼,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放開俊英,而此時道允也趕來,兩人誰都不肯退讓。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29集
 俊英看到道允與載河為了自己起爭執,心中很難過,她感到自己不能回應兩人的愛,但載河卻說自己再也不會默默地看著她,決心要和她一起面對風雨。
丈夫問道熙是否覺得只要仁珠當上名將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他提醒道熙這樣做,俊英一定會受到傷害。此時仁珠正在房間看著自己生母的照片抱怨她為何早早離開自己,她想將照片撕掉卻捨不得。
海利的博客對薩納來的生意造成很大影響,雪姬在巡視餐廳的時候,遇到客人鬧事,說自己的孩子在這裡吃飯導致食物中毒,客人的吵鬧給餐廳帶來很不好的影響,雪姬恨死了海利。
何醫生找俊英向她道歉,為自己當年錯誤的決定而後悔,俊英說現在最重要的是讓仁珠認可自己是家人,她不會再退縮了。
俊英去廚房為大夥做了精美的料理,正在向大家介紹料理時,仁珠突然進來指責她做的料理是薩納來的特色,與阿里郎不符,劇情吧原創劇情,仁珠針鋒相對的樣子讓廚房的人也很為難。仁珠走後俊英追上來想與她講和,她厭倦了這樣鬥來鬥去,主動示好。而這一幕被道熙看到,俊英提出想和家人一起吃飯,道熙徵求仁珠同意後就答應了。
善大人找來仁珠,告訴她會公正對待比賽,讓她不要瞎想。仁珠拿出之前善大人送自己的戒指,表示自己現在已經沒有資格擁有,這是屬於真正的仁珠的。
在仁來薩納來吃飯,雪姬對她態度很不善,在仁拿出準備好的關於雪姬害死自己兒子的新聞材料,說這是道允准備的資料,惹來雪姬大怒。她明白道允這麼做都是為了俊英,決定想辦法反擊。在仁回到家中,想想剛才雪姬的樣子就後怕,她很擔心這次的事會將海利的真面目暴漏,這樣一來,他可能會被眾人拋棄。但道允卻毫不在意,他這麼做不僅是為了報復母親還為了讓俊英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道熙為了晚上的聚餐精心準備著料理,此時俊英正和仁宇一起回憶小時候的趣事,兩人正爭執地厲害,何醫生走來表示站在俊英那邊,仁珠回來後看到他們三人熱鬧的樣子很不是滋味。仁宇也看出俊英神色不對,悄悄安慰她。俊英去找仁珠談話,要和她好好談談,仁珠卻說只要俊英離開就一切都好了。俊英忍無可忍終於指責仁珠的無情,說真正該走的人是她。晚上吃飯時桌上的飯按仁珠和俊英的喜好分成兩半,氣氛非常壓抑。何醫生與道熙分別給兩個孩子添菜,大家都感到很尷尬。仁珠突然站起來說自己不舒服想提前離開,仁宇一下子怒了,說在座的人都覺得很高興,她不能這樣自私,非要她留下了繼續吃。何醫生看不下去,結束飯局,將大家叫到一起談話。
他忍了許久終於說出讓俊英和仁珠的名字換回來,打算正式更換兩人的戶籍。仁珠堅決不同意,說自己才是何仁珠,要是讓她換名還不如把她清除戶籍。道熙擔心仁珠難過也反對丈夫的提議,說名字只是稱謂而已。俊英也說反對爸爸的建議,她不願聽別人叫自己仁珠,說自己已經習慣高俊英的生活,若是自己的存在影響了阿里郎那自己會離開。道熙明白自己再次拋棄了俊英,想去追她,仁珠卻攔著她。道熙終於下定決心追上俊英,說自己現在正受著煎熬,每晚都擔心俊英出事,現在仁珠也是自己的孩子,自己不能只顧俊英。俊英明白爸媽的感受,但是總是覺得不甘心,兩人抱在一起痛哭。
晚上仁珠來到舞廳又一次想起幼時在舞廳看生母跳舞的情景,還有之後自己的人生被徹底改寫的事,她再也忍不住痛哭起來。
俊英早上去晨跑,道允在她身後跟著她,俊英卻不願與道允說話。道允說自己很難過讓她回到自己身邊,俊英還是不理會他,道允只得離開。
道熙發現仁珠不見了,這時雪姬打來電話說仁珠在自己家。道熙立刻趕去接仁珠,仁珠卻不願跟她回去,還讓她不要叫自己仁珠,說自己不會和俊英待在一個家。仁珠的冷漠讓道熙很心痛,卻勸不回她,只能拜託雪姬照顧好仁珠。
雪姬得知公司在競標中輸給別的公司,而對方還請來海利做宣稱,頓時氣瘋了。而道允也準備好公開海利的身份,他一心想著俊英說過相信自己的話,在仁卻說真相一旦公佈他很可能再也沒有機會。這時仁珠打電話約道允見面,她知道道允的計劃,用俊英來威脅他,讓他帶著俊英離開。道允卻說她現在的行為和雪姬一模一樣,勸她盡快遠離雪姬。
仁珠回到家看到雪姬為海利的事頭疼的樣子,暗示她海利就是道允。俊英到處找不到道允,卻在兩人常去的小亭子看到道允留下的人偶,這時道允突然出現,俊英勸他不要可雪姬作對,因為最後受傷的還是自己。道允卻突然向她道歉,還吻了她。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30集
 道允突如其來的吻讓俊英不知所措,匆忙逃走。道允卻明白過了今夜,俊英對自己的態度就不得而知了。夜裡俊英為道允的事輾轉難眠,這時道允發來短信,俊英更加不知該如何面對。
道熙勸丈夫放棄為俊英和仁珠更換名字,惹來丈夫大怒,他直言若是仁珠還不放心自己的野心,將俊英視為仇人,那自己就絕不能容忍她的存在。
雪姬做好打算讓海利在記者面前出醜,她拿住了海利的弱點,準備對他這些日子來的所作所為進行報復。
俊英接到在仁的電話,去參加海利的活動,這也是海利的安排。在仁邀請俊英去參加海利的記者會,會場上海利被記者們追問各種問題,在在仁的安排下,海利按計劃揭開面具。可是看到俊英的出現又讓他猶豫了,但是看著人群中的雪姬,海利終究還是解開了面具。那張屬於金道允的臉讓所有人都驚呆了,俊英感到被欺騙,當場離開。海利當場說出自己就是薩納來會長白雪姬的兒子金道允,將雪姬置於眾人矚目之下,他來到雪姬面前,毫不掩飾自己的心情,然後斷然離去。
俊英在路上走著,想起之前海利來參加活動時自己和他的接觸,再也無法淡定。這時道允從後面追上她,向她解釋,俊英在看到他手上自己送的手鍊後氣得踢他兩腳直接走掉。道允又打來電話解釋,俊英卻不接。這時雪姬打來電話,對她大肆責罵一番,然後威脅她說仁珠在自己手上,她也要讓道熙嚐嚐被孩子被判的滋味。
俊英趕回家裡,向仁宇詢問仁珠的情況,得知她確實在雪姬那裡時,急得想將她找回來,仁宇卻攔住她。給她看仁珠整理的關於真仁珠的資料,那樣詳細的記錄讓俊英不由得心驚。
雪姬這次真的被道允給氣瘋了,此時外界已經到處都是關於道允攻擊薩納來的流言,這時道允打來電話,雪姬逼他按自己的要求向記者澄清事實。此時,道允的家已經被記者們包圍,他根本不屑於母親的威脅,寧願和她一起墮落。
載河接到高在哲的電話,得知他在首爾很驚訝,這時俊英從對面走來,他趕緊掛了電話。思慮再三,他還是決定告訴俊英高在哲的下落。帶著俊英來到高在哲的新餐館,高在哲一見俊英便嚇壞了,果然俊英一見面就氣得要打他。仗著載河的幫助,高在哲機靈的跑掉,載河看著這樣有活力的俊英感到很欣慰。這時有客人進店來,俊英很順手地就接待了客人,還下廚做飯。
等送走客人後,俊英無意間看到關於海利的報導,心情又低落起來。這時高在哲回來,適時地化解了她的尷尬。俊英讓爸爸寫保證書,為了不讓爸爸再亂花錢,她讓他保證每個月的收入都要匯入自己戶頭,而她會定期發放零用錢。在閒談中俊英意外得知當年自己是被一個女人拼死托上岸,才被爸爸救了,她很好奇那個女人的身份。
載河正送俊英回家,接到道允的電話,立刻趕去酒吧接仁珠。看到俊英一起出現,道允很擔心仁珠看到她會失控。俊英看著醉醺醺的仁珠,很生氣。說自己不會要何仁珠這個名字,但這話卻惹怒仁珠,兩人爭吵起來。俊英看不慣仁珠這副全世界都欠了她的樣子,大聲指責她的自私。這時載河與道允進來看到兩人狼狽的樣子,載河急忙將仁珠拉走。道允留下來向俊英解釋,但俊英卻不原諒他。
載河將仁珠拉出酒吧,兩人在街上大吵起來。載河指責她欺騙了所有人,卻一副委屈的樣子,仁珠也大吼自己的委屈。載河讓她以自己的真面目面對大家,說她本來的名字很好聽。
阿里郎為了百年慶典的事精心準備著,善大人建議由仁珠負責接待客人,俊英負責廚房的事。得知仁珠還在雪姬家裡,立刻指責她不能管教好仁珠。善大人親自給仁珠打電話讓她回來負責宴會,如果她放棄這次機會,就由俊英繼承名將之位。
雪姬千方百計要把道允包裝成自己疼愛的兒子,但道允卻公開聲明與雪姬斷絕母子關係,惹來記者的圍追,雪姬又一次陷入盛怒。她質問道允要如何,道允說直到她主動承認害死哥哥為止。
俊英看到道允的聲明,很擔心,得知道允這麼做都是為了讓自己相信他,立刻趕去找他。恰好看到雪姬怒打道允的情景,雪姬對道允徹底失望,主動與他斷絕關係。俊英明白道允其實很傷心,體貼的安慰他。
阿里郎的周年慶典開始了,道熙一直在期望仁珠能回來。這時突然接到通知說本來要接待的大使夫人去了薩納來,而這一切都是雪姬和仁珠聯合的結果。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31集
 仁珠正式與雪姬聯合,以宋妍雨的身份重新開始,第一步便搶走了本來要去阿里郎的客人。仁珠正與雪姬在品嚐勝利的果實,善大人與道熙突然趕來尋找仁珠。善大人要求仁珠離開回阿里郎,否則就將她從名將候選中除名。仁珠卻毫不在意,直言自己不是仁珠而是宋妍雨。道熙氣得將她拉出去,仁珠卻毫不領情。雪姬提出仁珠會以宋妍雨的身份參與阿里郎名將的競爭,俊英面對這樣的情況說自己會同她競爭到底。
阿里郎廚房裡的人知道仁珠與雪姬結盟,都很不高興。這時道熙進來安撫眾人,做好一系列安排。
道允還在為媽媽的事憂心,他想起俊英便打電話讓她來為自己送飯。因為記者們把他的公寓團團圍起來,道允根本無法出去。俊英剛一靠近公寓便被記者們認出她曾與道允一起做過節目,忙追問她各種問題,正在緊急時刻,道允開車過來將她帶走。兩人來到一處僻靜處,坐下來吃東西。看到俊英做的可愛便當,道允很高興。俊英勸道允趕快去英國,道允卻因為她而留下。俊英想要再勸,道允卻扯開話題。
道允的事給薩納來帶來很大的影響,但雪姬卻想不到辦法來對付自己的兒子,她看著報紙上的道允很心痛。
俊英和仁珠的比試開始了,比試的主題便是“青出於藍”,兩人都細心準備著料理。仁珠回到阿里郎收拾東西,看到桌上仁宇留下的畫冊,上面是幼時的仁宇寫的關於仁珠的話。正在看著,仁宇突然進來,仁珠立刻偽裝起來,冷硬地對待仁宇。
仁珠本想偷偷離開,不想爸媽正坐在客廳等她,她客氣地向他們道謝,感激他們的養育之恩。何醫生問她是不是真的無法和俊英共同生活,仁珠說自己想離開這裡接受真正的考驗,面對她的堅持,道熙也無奈了。她直言讓仁珠在雪姬身邊自己保重,她回全力幫助俊英當上名將。仁珠聽後,還是堅決離開了,道熙對她徹底失望。
載河為善大人買來許多禮物,善大人直接問他又做錯了什麼。載河說自己已經申請去歐洲工作,要去兩三年。善大人不願他離開自己身邊,但載河卻不得不走,日子就定在俊英和仁珠比賽開始的當天。善大人明白載河心中的痛,只得放他離開。
道熙來看俊英的準備情況,俊英以為道熙現在還希望由仁珠繼承名將之位,很失落。道熙卻說仁珠在阿里郎修煉十幾年的功夫,這一點俊英無論如何也比不上,但現在她會以老師的身份全力幫助俊英成長。與此同時,雪姬也在幫助仁珠做練習。四人同時在努力著,很快就準備好了各自的作品。雪姬卻對仁珠的成果不甚滿意,她很擔心俊英的絕對味覺會成為仁珠最大的敵手。但是在嚐過仁珠的菜後她發現自己犯了錯誤,仁珠的手藝絲毫不落于俊英下風,完全得到道熙的真傳。
道允整天在家裡玩遊戲,對外界關於自己的流言絲毫不關心,俊英得知雪姬到處散播對道允不好的消息,很擔心他。來到道允家裡看到他正在玩遊戲便坐下來陪他一起玩,結果俊英大獲全勝,道允生氣地讓俊英給自己做飯來補償。
回到房間,道允看到網上關於自己的流言很傷心。他告訴俊英當廚師是哥哥的心願,他心中對哥哥有愧,所以努力做所有哥哥想做的事,但只有一件沒做到,那就是喜歡媽媽。俊英為此很難過,她忙安慰道允。
雪姬看到報紙上關於道允的新聞也很生氣,因為這些新聞本不是她的意思,急忙讓助手阻止流言。這時俊英來找她,請她停止關於道允的流言。雪姬問她是不是喜歡道允,問她是從何時開始喜歡的。俊英說自己只是在知道他是雪姬的兒子後很為他心痛,她將道允桌上的智允的照片拿給他,說那是道允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候。她的話卻極大地刺激了雪姬,她不願面對死去的兒子,更不相信這麼背叛自己的道允會喜歡自己。夜裡喝醉的雪姬給道允打電話,說不是自己殺死的智允,是成道熙,但自己也有錯。她說把智允關起來是因為他喜歡車,一看到車就跑過去,這樣很容易出事,所以才把他關起來。道允卻說哥哥喜歡的不是車,而是車聲,因為這代表媽媽回來了,哥哥是真的愛媽媽。但是雪姬卻堅決認為是道熙殺死智允還搶走道允,這讓道允很無奈。
仁珠在一旁看著瘋狂的雪姬,感到她很可憐。回到房間,她想起自己的情況,看著生母的照片不知這一切都是誰的錯。
載河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突然接到電話說是查出當年救了俊英的女人的身份。
第五屆名將選拔賽開始了,比22年前還要激烈的比賽在眾人矚目中展開。連比賽的主題都是延續當年那場未完成的比賽,材料還是鯽魚。但是雪姬卻遲遲不敢去拿那條鯽魚,當年的事在她心中留下很深的烙印,她一個走神便將鯽魚弄到地上。這時道熙走來逼她重新開始,雪姬這才穩定心神重新做。等她清理乾淨魚後,便立刻離開阿里郎。這時俊英和仁珠的比賽才真正開始,主題正是青出於藍。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32集(全劇終)
 屬于俊英和仁珠的開始正式開始,載河也來到比賽現場。兩人都精心準備著料理,看著俊英認真的模樣,載河放心地離去。
雪姬正準備離開阿里郎,遇到前來找她的道熙。道熙知道她準備離開,用言語刺激她。她說當初如果雪姬沒有用卑鄙的手段,那勝負尚未可知,建議她留下來親眼看到比賽結果,以免心中留憾。
此時比賽已經接近尾聲,兩人都基本做好料理,很快就大功告成。評委們開始試吃,大家都在緊張地等待結果,善大人讓兩人先談談自己對料理的感想。俊英說自己在阿里郎這麼久感覺歷經百年的阿里郎無法用一種味道表達,所以在料理裡加入各種口味,來代表阿里郎的悠久歷史,和自己在阿里郎所感受到的情緒。仁珠的料理採用的都是名貴食材,她說自己的料理在吃的時候就是要保持這種珍貴的感情,裡面也包含自己在阿里郎學到、看到的所有。
仁宇送載河去機場,他為自己錯失妹妹的比賽而生氣,更為載河的突然離去而抱怨。他勸載河直接對俊英表明心跡,載河卻說自己和俊英都需要時間來整理感情。
在等待比賽結果的時候,俊英告訴仁珠,無論她是否要改名,自己都不會改變,因為她們永遠是媽媽的女兒。這時道熙走來說結果出來了,她先安慰兩人一番,說現在阿里郎需要的是能領導阿里郎走向光明的名將,所以由仁珠擔任第五代名將。仁珠聽後激動地哭了,俊英也為她高興,笑著祝賀她。等俊英離開後,仁珠終於放聲大哭。
俊英來到小亭子裡散心,道允走來安慰她。俊英說自己早猜到結果,因為仁珠為了這一天付出了22年的時間,而自己也不適合名將之位。道允建議她去向更優秀的師傅學習,實力會有很大提高,而這個師傅就是他自己,俊英聽後忍不住笑了。載河臨走前告訴仁宇當年捨身救了俊英的人就是仁珠的生母,他在機場給俊英發短信告訴她自己離開的事。臨走前收到俊英的回信,突然感覺很不想離開,但事已至此,已無法回頭。
雪姬回家後找出自己珍藏的智允的遺物,將裡面的照片拿出來,想起道允的話忍不住落淚。此時她感到很對不起智允,抱著智允的遺物痛哭。
仁宇將載河說的話告訴父母,大家都很震驚。道熙夫婦來到仁珠生母的墓前,原來這麼多年何醫生一直偷偷地來祭奠仁珠媽媽。道熙對著墓碑說著仁珠的情況,並感謝她救了俊英。
善大人對於比賽結果很不滿意,看著俊英不在乎的態度更是生氣。俊英說自己不適合做名將,而仁珠卻一直為做名將而努力著,希望善大人能認可仁珠。
在仁為道允安排了國外的活動,道允卻不願去。這時在仁發現雪姬停止了對道允的攻擊,她偷偷去找俊英,問她是否愛道允,說如果她不愛道允就送他走,這樣就是拯救他,因為道允深愛著俊英,如果被媒體知道這件事根本無法東山再起。
道允來見雪姬,這讓她很高興,急忙打扮一新不讓他看出自己的憔悴。等見了道允卻掩飾自己的高興,故意諷刺他。道允正要離開,雪姬告訴他讓智允安心上路不要再拿智允說事。雪姬來到廚房得知道允特地為自己帶來了食物,很欣慰。道允來到哥哥墓前,說自己再也不討厭媽媽了,他將一家三口的合照掛在樹上,打算去找俊英。道允霸道地帶著俊英去吃飯,俊英很害怕被記者拍到自己,道允直接拉著她去吃飯,一路上惹來眾人的圍觀。道允卻直接來到廚師台為俊英專門做料理,看到大家對道允的痴迷,俊英暗暗下定決心。大家看到道允對俊英的特別,以為他是在求婚,俊英卻忍不住跑掉。
道允回到家,在仁立刻給他出示一份他的行程表,道允不想理睬這些,在仁說自己見過俊英了,已經和她談好,勸道允看清兩人之間的關係。這時道允收到俊英的短信,俊英果然拒絕了他。
仁珠的就任儀式如期舉行,道熙親手將獎牌給仁珠戴上,所有人都為她祝賀。雪姬在阿里郎見到俊英對她諷刺一番,說他是道允現在唯一喜歡的人,如果再被傷害,就真的會毀掉。俊英聽後急忙趕去找道允,卻在電視上看到關於道允的新聞,此時道允正準備去往英國,俊英又放棄去尋找他。
一年後,俊英正開車去找媽媽要做黃金天醬的材料,正在與媽媽打電話時看到街邊電視上關於道允回國的報導,立刻呆住了。
此時道允正在準備活動,在仁將俊英的料理資料拿給他,告訴他俊英這一年來的生活,其實這些道允早就知道了,他從未放棄過關注俊英。雪姬給道允打電話,詢問他的行程,想讓他來薩納來卻沒能成功。
阿里郎廚房裡,廚師長與副廚師長終於走到一起,大家都很期待他們的喜事。
到了黃金天醬開壇的日子,仁珠、雪姬和善大人一起去試嘗,對於成果很滿意。
俊英在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正在收拾東西時,道允突然出現,俊英很不想理他,但還是忍不住下車回到他身邊,兩人終於在一起。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1-5集)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6-10集)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11-15集)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16-20集)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21-25集)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36-32集)

Posted by oneey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